酒酿白兔糖

磕啥写啥

【盾冬】BITE ME 03

现代吸血鬼AU

超级血猎盾x半吸血鬼冬

 

Warning: 搞事,OOC,私设real多,有糖有刀有肉、罗切黑但不是黑化,男友力爆表盾,本章有微量贾尼,中短篇(大概…


----------------------------------------------------------------------------

03

那声低唤异常轻微,但Steve的耳朵还是冲破层层嗡鸣捉住了它,他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在尖叫,像濒死前终于找到药物的yin君子那样兴奋战栗。过于强烈的情绪让意识都开始脱离控制,他唇线无意识上扬,眼角却没法克制地滚落下泪来。


刚刚被浸润过的声线如同剥开了玻璃纸的水果硬糖,Steve感到心脏疯狂叫嚣……Oh Dear God! 他想念这个声音的时间已经快要长过生命。


“Steve?”冬兵再次呼唤。Steve简直怀疑他收拢的手臂即将勒断对方肋骨,可他没法控制自己放松一点。


“I’m here Buck, ”他呼吸颤抖起伏,“I’m here.”


冬兵在这个牢不可破的拥抱中困难地仰头去看对方的蓝眼睛,视线又缓缓下移到Steve侧颈仍在流血的咬痕上,一瞬间他脸上本就不多的血色飞快褪尽,肌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僵硬。


“Shit!”他用力攥紧拳想要克制指尖的颤抖,神色却已经痛苦地扭曲起来


“Oh shit! what did I fucking do ?”


Steve 刚刚扬起的心脏迅速下沉。血族吸食血液时会产生一定的共情效应,他并不确定自己方才汹涌的情感会给对方造成多大影响,也不确定他想起了多少,但此刻显然不是叙旧的好时机。自我意识和记忆的同时觉醒给冬兵刚刚恢复些的身体造成极大负荷,更何况属于冬兵的那部分记忆破碎、纷乱、血腥、不堪,简直如同直接在脑内裂响的炸弹。


“我没事,”Steve伸手紧紧捏住他肩头,用Cap专属的极具安抚力的声线开口:“这不是你的错Bucky,事实上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该去找你的,七十年前我就该去找你的,哦Bucky,我……”


他说不下去了,眼前又翻涌起自己将冬兵狠狠钉入一片钢骨残垣中的场景,溢在指尖的粘稠鲜血,骨骼错位的残酷声音以及对方失重向海水火焰坠去的那一秒……他差一点就要失去了他,再一次。


Steve原本引以为豪的四倍自控力都在冬兵面前失效了,他不得不大口喘息来平复情绪和呼吸,就在这时治疗室的门忽然被一把推开,突然的变故让冬兵条件反射地想要做出防御动作,却被Steve抢先一把揽到身后严严实实地挡住。


一具夹杂着暗金与红色的炼金盔甲出现在治疗室门口,Steve怔了一瞬微微皱眉,谨慎而戒备地开口问:“Tony?出什么事了?”


“I’m Jarvis, Cap,”炼金头盔开启又闭合让两人看到空无一物的内里,“刚刚神盾局被袭击发来紧急支援请求,Sir和其他能执行任务的成员已经赶过去了。”


“九头蛇?”Steve眸光渐沉,整个人迅速进入状态,“他们为什么会突然袭击血猎总部?”


Jarvis用他沉稳端正的英式口音解释:“目前还不清楚,但是相对的Barens先生可能也会有危险,Sir让我转告您:Banner博士与Romanoff女士仍然留在复仇者大厦,但……”智能管家说着居然非常人性化地停顿了下,省略了一些内容后继续道,“我需要优先协助并保证Sir的安全,大厦安全防御系统已经开启,请尽量呆在安全屋内并保持警惕。”


Steve听懂了Jarvis刚才省略的话——Natasha刚刚受伤,Banner不可控性太强,而现在他和冬兵的身体状况……


严格来说现在复仇者大厦中连一个完全战力都没有!


“明白。”他点头站起身来。


得到答复的智能管家立即起身离开,Steve翻出一块止血贴粘上颈侧,犹豫了片刻又翻出支肾上腺素扎进自己小臂。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冬兵忽然开口:“我不能留在这。”


“什么?!”


Steve当即头皮一炸本能地伸手去抓对方手腕——他简直怕极了这句话。


恢复了七八成的冬兵敏捷地避开了他的手,语气平静坚定地重复道:“我不能留在这,我血液的气味和其他血族不一样,他们能找过来。”


“No way,Buck.”Steve上前一步把冬兵逼到墙角,那个被揍到鼻青脸肿却不肯屈服的瘦弱男孩再一次在他身上出现了,他近乎固执地再次伸手。


“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永远不会。”


冬兵微微抿住下唇不说话了,他如愿握住了对方手腕,一面拉着他往外走一面拿起通讯器联系其他两人。


“Natasha,你和Banner博士在一起吗?”


“我们在底层安全屋,Cap你那边怎么样?”Natasha立即回复。


Steve点头:“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我和Bucky现在去另一间。”


复仇者大厦中一共有三间安全屋,每间都拥有完全独立的电力、水力、氧气循环制造系统和大量的食物储备,房屋强度甚至可以抵御导弹袭击——感谢Stark家族的逆天黑科技。


他切断通讯时两人已经换好战斗服,Steve余光扫到一把填满银弹的蝎式冲锋枪,顺手便拿起来递到冬兵手中,对方自然而然地接过后才怔愣了一瞬,目光复杂地看着他继续将振金盾牌拿起挡在身前。


尽管两人的变化大得恍若隔世,那种深刻的默契和信任依然存在彼此身体中,在每一滴血液中流动。骨骼肌肉如同找回了缺失多年的齿轮般,从深处涌上难以言说的正确感和圆满感。


互相扶持、并肩而战,他们本该如此。




“砰!”


两人同时听到巨大的爆炸声,警报在整栋复仇者大厦中回旋起来。


“来了!”Steve神色一凛,最近的安全屋离他们还有两层楼的距离,两人互相对视一眼同时放弃了正常的下楼方式,冬兵的炼金左臂一把握住铁质护栏将其生生拔断,Steve立即抬手握住一端,两人从中间的空隙处一跃而下翻身滚落在二层平台的地砖上,振金盾牌一击而出,切断了逃生梯口的铁锁。


“直走右拐。”


Steve侧身闪进走廊向着不远处的安全屋狂奔,冬兵速度与他相差无几,如同一只矫健的黑豹般紧紧跟在他半步之后。泛出金属冷光的安全屋大门在两人眼前闪现,Steve几步上前将手掌贴在感应器上,掌纹扫描和瞳孔扫描自上而下开启,一秒钟后沉重的大门轰然洞开。


几乎同时一道黑影陡然出现在二人余光里。


Steve敏感地感觉到身后冬兵的气息一乱,咬紧的唇齿间抽入了一口凉气。他迅猛地反身握住对方手臂,优先将他推入了安全屋中。


“NO!”


冬兵短促地低吼了一声。Steve已然闪身进入安全屋,门扉扣上的瞬间他看见一个圆形球体从缝隙间飞入,撞击在内部墙壁上后滚落在地。哐!安全屋的门扣合锁死了。


炸弹?


Steve第一反应立即用盾牌将那个金属圆球死死扣住,却没等到预想中爆炸的冲击感,一种低沉诡异的吟唱声从里面流转而出。


“啊--------------!”


仿佛被匕首直直刺入脑部神经,身后冬兵爆发出一声压抑又凄厉的惨叫,失力跪倒在地。


“Bucky!!!”


Steve同时被这声惨叫贯穿,他本能地回身想要靠近对方,已经蜷缩成一团的冬兵却立即狼狈地向远处退去直到撞到墙壁,原本清澈的绿色眸子正在迅速失焦。电光石火间Steve想起Tony之前说的话——


冬兵被进行的是非完整初拥,任何二代或以上的吸血鬼都可以对他进行精神控制。


这个声音!


Steve猛地捞起盾牌全力切向那个传出吟唱声的金属球,耀眼的火花在撞击间爆裂出来,反冲力让他整条手臂一瞬间酸麻的几乎失去知觉。


但那个金属球分毫未损!


如同血猎研制了振金般,血族也在这漫长的时光中掌握了更为坚固锐利的武器。


FUCK!


他胸腔中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暴虐杀意,Steve起身拍向安全门的内部开关。


——还有一个方法能让声音停下,干掉外面那个血族!


“Cap入侵者是极罕见一代血族, 我并不建议你此刻开门。”


Jarvis的声音自安全屋上空传来,此刻吟唱已经快要进入尾声,冬兵身体的剧烈的颤动缓缓停止,目光呆滞地望向前方。


“70年前是我干掉了世界上最后一个初代血族,”Steve声音里压抑着全世界的风暴,“Jarvis,我再说一遍,开门!”


“刺啦——”


他耳边又一次传来脉冲电击的声音,Steve心头窜起一股可怕的预感。


“Bucky!NO!”他反身扑了回去。


最后一瞬间冬兵猛地抬手将一个不知何时拿到的脉冲电击片贴在了自己锁骨上,原本用来损坏机械的强力电流在他肌肤上烙下可怕的焦黑印记。Steve只来得及接住了他缓缓滑下去的身体,冬兵失去知觉的头颅滑落在他颈窝,极近的距离下微弱的呼吸仿佛将死昆虫残破的翅膀,一下一下蜷缩颤抖着。


金属球中的吟唱声停了片刻,并没有料想到这个变故的血族继续发出命令。


“Kill him. Soldier.”


安全门大门“咔嚓”一声弹开。



-------tbc




评论(5)

热度(82)

  1. 西伯利亚黑熊酒酿白兔糖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坎布南斯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