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白兔糖

磕啥写啥

【盾冬】你的耳朵露出来了(一发完)

宠物医生盾x 能变人猫咪冬

萌系OOC预警   很甜,非常甜,不甜不要钱

请自带降糖药观看!

 

 

27岁生日那天,Steve遇见一只和小时候养过长得一模一样的猫,也遇见了即将携手走完一生的爱人。

----------------------------------------------------------------------------

 

01

Sam是神盾宠物医院一名英俊的前台。


然而自从Steve Rogers医生来这里工作之后,英俊的Sam觉得自己正在渐渐头秃。


例如现在——抱着一只柯基来前台挂号的少女满脸担忧:“我家宝贝好像伤到腿了,我好担心它骨折,能不能帮我挂Rogers医生的号?”


Sam(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jpg):“不好意思这位女士,你半小时前已经挂号让Rogers医生看过一次了,你家柯基腿上的扭伤药还没干……”


排在后面的人立即挤过来,将一个精致的小瓶子“啪”地放在前台桌子上。


“哦你好,我家宠物腿断了,我想挂Rogers医生的急诊!”


Sam往那个玻璃瓶中扫了一眼,堪称完美的职业笑容渐渐扭曲。


“……这位夫人,我们医院目前还只能治疗常规宠物,请不要把宠物蚂蚁带过来!”


“您好我想挂个号。”后面一位衣着优雅大方的女士抱着她的布偶猫。


这是整整一个上午第一位看起来不花痴的正常顾客!


Sam的微笑突然真诚:“好的女士,请问您的猫是什么症状?”


“好像有点感冒。”对方笑的温文尔雅。


“哦没问题,”Sam把挂号单递给她,“巴顿医生的号,请直走左拐。”


对面人愣了一瞬:“请问下Rogers医生主治什么?”


Sam感受到了十分熟悉的不祥预感。


“……额,主要是外伤和骨科方面。”


“啊真不好意思我有点记错了,”这位女士继续温文尔雅地笑起来,“感冒的是另一只,我家布丁昨天不小心扭到腿了。”


Sam:“……”


Fine,重说一遍,Sam是神盾宠物医院一名天天都想冲动性辞职的,英俊的前台。

 

02

而凭一己之力拉高了整间医院业绩的Rogers医生,今天居然异常罕见的早退了。


起因是打算下班去夜跑的他带了一件兜帽外套,然后他就出乎意料地在兜帽中摸到一团温热柔软,毛茸茸的小东西。


雪白毛色中夹杂了些棕色暗纹的猫咪扒着布料探出半个头来,拿一双春水般干净透彻的绿眼睛望着Steve,又甜又软地“喵”了一声。


Gosh!!!


Steve的脑中惊雷炸响——这只窝在他外衣帽子中的小东西和他小时候养过又走丢了的那只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他下意识脱口低唤:“Bucky?!”


缩成一团的猫被这声呼唤震慑了,一人一猫傻愣愣的对视了几秒后,对方敏捷地从兜帽中蹿出来就企图往窗外跑。


“等一下!Bucky!”Steve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可能吓到了它,急忙补救。


但喵咪刚落到桌面上整个身子就歪了一下,喉咙里滚出丝疼痛又委屈的“呜”声。专业的职业素养让Steve心头一跳,眼疾手快地伸手将它抱了起来。


“没事别怕,我看看你是不是受伤了。”


Steve伸手轻轻顺毛,一面小心翼翼地触摸对方四肢关节进行检查,这只猫和Bucky太过相似的样子让他整颗心柔软又酸胀——实在是太像了,连尾巴尖上一小撮花纹的位置都分毫不差,但它又不可能是Bucky,距离Bucky走丢已经快18年,一只猫最长的寿命也不过如此。


手下微微异常的触感把他从伤感的思绪中拉了回来,Steve在它的左前爪关节处摸到了一处增生,像是受伤后没有愈合好导致的后遗症。


并不是特别严重的问题,但Steve心中莫名爆发出一股强烈的责任感和保护欲,他三两下拆开一个质量最好的崭新南瓜窝将猫放进去,拿指尖揉揉对方的脑袋。


“乖等我一下,我得给你做个小手术,之后好好养一段时间腿就不会再疼了。”Steve的蓝眼睛中溢着整个世界的温柔。


“我能不能叫你Bucky?”他嘴角扬起来,叹息般轻声开口:“Bucky,我想带你回家。”

 

03

但Steve的计划落空了,等他请完假回到办公室时原本乖巧窝在柔软布料里面的猫已经不见踪影,只剩下敞开窗口的淡蓝色窗帘被风吹的微微摆动。


我刚才……没关窗户吗?Steve恍惚了一瞬后立即被席卷而来的失落感击中。


“……Bucky.”他喃喃地重复了一遍抬手在脸上搓了几把,再次感到多年前Bucky刚刚走丢时那种令人彻夜难眠的揪心与担忧——它的腿还没好啊,天气也越来越冷了不知道能不能吃饱饭,对了,它万一再遇到心思恶劣的人怎么办?


这种阴沉的气场把整个医院都生生拉低几度后Sam终于受不了了,决定去安抚下这个忧愁的快要滴水的金发大个子。老实说虽然史蒂夫让他在头秃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但他内心里还是不讨厌、甚至是有些赞赏他的。


毕竟这个年代专业过硬、爱岗敬业、为人友好还拥有堪比一线明星颜值和身材的人实在是太罕见了。


“哦Steve,情况也没有你想的那么糟,”Sam决心要把他们医院的金牌医生拐出去好好喝一顿,“那只猫既然是自己跑来的,说不定他还会回来呢。”


“以前Bucky也是这样走丢的,”Steve拒绝安慰一心悲伤,“为了这个我甚至到现在也没搬家,可它再也没有回来。”


What?!!!!!


Sam觉得自己脸上出现了传说中的黑人问号,传闻中让帅气多金的罗杰斯医生坚持住在布鲁克林破旧小公寓中的神秘初恋女友,真实身份竟然是一只猫?!!!


就在这时诊所的大门被从外推开,一个穿着简单暗红色外套,戴着棒球帽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已经下班了。”Sam远远喊了一句,大半张脸都隐在帽檐下的人犹豫了片刻,有些局促地低声问:“我不是带宠物来看病的,我是想问问看——你们还招不招员工?”


“你有兽医执照?”Sam一下来了兴趣。


“没有,但我比较擅长照看小动物,我可以当这里的护工。”


对方停顿了一下微微抬头露出遮在阴影中清透如瑰丽宝石的瞳孔,低声补充道,“不用多少工资,能管饭就可以。”


Oh God!


Steve的视线再次被那种温柔又透彻的绿色魇住了,他几乎觉得自己中了什么魔咒,身体里的血液全部冲上头顶,仿佛全世界的丘比特之箭突然就在这里集合了,耳边轰隆隆的心跳声简直要敲出一曲鼓点来。


……太糟糕了!


他抬手一把捂住脸。


27岁生日这天,Steve重新变回了羞涩纯情的16岁布鲁克林小男孩。


——他对来医院应聘的那个年轻人一见钟情了。

 

04

新来的护工叫Barnes,是一个不太爱说话,笑起来却能让所有人瞬间血糖爆表的年轻人。


嘶,太甜了!


Sam望着在Barnes身边转来转去致力于把他逗笑,然后跟着对方一起傻乐的Steve,觉得继霸王防脱洗发水后,自己很有必要再去买一些胰岛素。


比如现在——


“早安!”Steve露出足以让所有女性顾客尖叫晕倒的温柔神情,把手里一袋子东西递正在给房间消毒的Barnes,“我给你带了早餐和水果。”


“谢谢。”Barnes伸手接过,嘴角露出喵咪那样浅浅的笑纹来。


哦Steve!拜托你克制一点!Sam在心里哀嚎,你看人家的眼神深情的都要把他吸进去了!


但Steve本人浑然不觉,继续用那样的眼神盯着对方,甚至还伸出手帮他挽了挽眉间垂下的一缕棕发,然后他就注意到Barnes眼下两抹睡眠不足造成的青影。


“你家是不是离医院太远了?”Steve立即担忧起来,“我可以把底层那件休息室让给你住。”


他轻轻摇头:“没关系,只是昨晚没睡好。”


“那你去休息室躺一会儿吧。”Steve说着就要接过对方手里的瓶装消毒剂,却意外地在触到他左臂时听到一声微不可闻的闷哼。


“你受伤了?!”


Steve瞬间如临大敌,小心地伸手撩起他袖口四下查看。


有些偏白的肌肤在手肘关节处露出一条陈旧的伤疤,Barnes抿了抿唇角将衣服拉下来,支支吾吾地解释道:“没,没什么大事,以前骨折过一次伤口没有愈合好而已,只是偶尔会疼。”


这在Steve眼里已经是很大的事了,他几乎想也不想地套上外衣准备再次早退。


“我陪你去医院看看,这样拖着以后可能会恶化。”


“不,我不想去医院。”向来好说话的Barnes却突然异常坚持起来,都不愿意让步的两人大眼瞪小眼僵持片刻,最后还是Steve在对方透着委屈的眼神攻击下节节溃败。


“好吧好吧,暂时不去。”他用哄小孩那样的语气妥协道,“但你得答应我最近就住在医院休息室,等胳膊不太疼了再坐公交回家。”

 

05

然后当天晚上,将近一个星期没回过公寓的Steve在门口再次见到了那只猫。


“Bucky!”他简直惊喜的要跳起来了!


被叫做Bucky的猫咪拿绿眼睛上上下下瞧瞧他,轻轻往上一跃勾住Steve的裤脚就开始往上爬。


“哦天小心点!”Steve当机立断把两手拎的满满的东西一扔,抱住他暖呼呼的一小团。


对方如愿窝进了他微微敞开的领口,满足地在锁骨上蹭了蹭,不动了。


Steve整颗心脏都在这个小动作中融化了,那感觉美好的简直如同忙完整天工作,舒舒服服把自己泡进装满热水浴缸中的那一瞬间。


于是他久违地梦到了自己小时候的事情,八九岁的时候他因为车祸卧床了很长一段时间,如果不是有好心肠的邻居照顾,父母早早过世的瘦弱男孩险些死在那段仿佛永无尽头的病痛中。


Bucky就是在这样一个下午突然造访的,小小的一团窝在Steve颈窝,软著嗓音“喵喵”地叫,在他发烧难受的时候用温凉的舌尖一下下舔舐他额头……


Steve从这个美好旧梦中清醒过来的时候,身边再一次空空如也,客厅通向阳台的落地窗开了一道小缝,清晨微凉的空气飘落进来。


而这一次Steve微微皱起眉。


昨天晚上所有的门窗都是关好的,他很确定。

 

06

这件小事之后,Steve发现了越来越多的疑点——有关Bucky,以及Barnes。   

      

每天下班回到公寓后他都能看见Bucky窝在门口等他,但早上赶在他醒来之前又会准时消失,不管家里的门窗是不是关好或者落了锁。


还有只有Steve知道的小细节。


比如Bucky和他之前走丢那只不单是外表一模一样,甚至连许多小习惯都完全相同。


它喜欢在Steve颈窝团成一团睡觉;喵起来的声音软糯甜蜜;生气时把脸鼓成包子似的一团;还喜欢喝李子味道的酸奶……


李子味,Steve曾经一度觉得Bucky是世界上唯一一只喜欢这个味道的猫了。


然而Barnes也很喜欢,他身上的小习惯几乎和Bucky完美重合,他左臂关节同样位置的旧伤,甚至包括他和Bucky异常相似的眼眸。


——那汪从八九岁开始就让Steve完全沦陷的绿眼睛。


以及更加重要的一件事:Bucky和Barnes从来没有同时出现过!


这些细微的事情渐渐练成一条线,指向一件匪夷所思却能解释一切不合理现象的事实。


Bucky它,或许是一只很特别的猫,特别到能够变成人!


这个想法在Steve脑海中爆炸,把他整个人都填满了。奇异的是他居然没有感觉到任何惊慌,反而自心头涌起难以言说的激动和期待。


如果这次猜测是真的,他的Bucky不但没有死,还能以人类的身份和他一起长久的生活下去。


简直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事了!


但Steve立即认识到一个问题,如果这是真的,Bucky多半是不愿意真实身份被发现的,如果自己不主动,他会一直这样含混的隐瞒下去。


是时候赌一把了!

 

07

神盾宠物医院的金牌罗杰斯医生,今天进门时扬起了一个让Sam周身一颤的微笑。


Steve最近天天挂在脸上的痴汉笑容都快要让他忘记对方本质上也是个罗切黑了。


“Steve?”


Sam本能的直觉告诉他,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


然而平凡的一天照常过去,一直等到医院中的人全部下班后,早早回去的Steve突然推门折了回来。


含着半勺李子味酸奶窝在靠背转椅上吃得专心致志的Barnes猛然抬头,被吓到的小动物般瞪大了眼。


这个表情,真是和Bucky一模一样了。


Steve在心里轻笑,长腿跨进两步成功把对方堵在座椅靠背和自己之间,高的的身躯完完全全将棕发的男人笼在了阴影中。


“S……Steve?”Barnes有些不自在地舔了舔唇角。


Steve眸底的蓝色几乎要满溢出来,暖色调的灯光在他金发上流淌,让人想起盛夏微咸的海风、温暖的沙滩和阳光。


“Barnes,”他已经靠到了极近的地方,Barnes的心脏在胸口狂跳快要失控的蹦出喉咙,随即对方低沉却坚定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来。


“你其实就是我的Bucky对不对?从始至终,一直都是你。”


这是不是疑问,而是一个陈述句。


Barnes脸上的神情瞬间冻住,他脑海完全空白,甚至都没法克制的开始结巴。


“怎,怎么可能,我……”


然而Steve却不打算再等下去了,他直截了当的俯身吻住了他。


还带着李子甜香和奶味的唇,温热柔软,比他最疯狂的想象还要美好更多。同样的冲击感在Barnes脑中爆炸了,一瞬间他几乎忘记了呼吸,从脊柱升腾起来酥麻的快感让他身子不由自主的软下来,快要化成流动的糖水。


“Bucky,”Steve指尖慢慢攀上对方头顶,在棕发间失去控制冒出来的东西上来回摩挲一下,贴着他的唇轻轻笑了。


“你的耳朵露出来了!”


勤勤恳恳的Barnes护工——啊现在应该叫Bucky护工了——脸色飞速涨红,连带着绿色的眸底也泛起一层不知是羞涩还是委屈的水雾,他用那样能把人融化了声音控诉。


“Steve,你这是偷袭!”


然后下一秒棕发青年就在Steve眼前消失了,白棕相间的毛团从垮塌下的衣服里钻出来,落荒而逃。

 

08

这一回,职业素养过硬、经验丰富的Steve医生终于赶在Bucky跳出窗口前把他一把抱了回来。


Bucky耳朵尖的粉色还没褪下去,委屈地在他臂弯间连踢带踹,甚至亮出了自己泛出寒光的爪尖打算吓退对方,但Steve才不管这个——开玩笑,Bucky才不会真的挠他。


“Bucky,真的是你!”Steve把小小的猫举起来和自己目光平齐,这回的目光已经不光是快要溺死对方的程度了,Bucky几乎在那片蓝色中感觉到了轻微的眩晕。


哦天,这才是真正的作弊!


“你不害怕?我和普通的猫……不太一样。”


Bucky轻轻的喵呜了一声,声线和往常没什么差别,Steve却听懂了他在说什么。


“你知道答案的Bucky,”Steve低头将嘴唇抵在他耳根,温热的气声就喷在他耳朵尖,快要钻进身体里去。


“我根本不在乎这个,我甚至很感谢它,它让你还能出现在我身边……”


Bucky感觉自己要烧起来了,他头晕目眩又咬牙切齿的想:这个人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但有什么办法呢,就像Steve陷入了那片绿色的湖泊中一样,他也早就被对方眼底的透蓝牢牢捕获了。


“Bucky,我很想你,非常非常想。”


哦天,他轻轻叹了口气。


Steve拦在怀里毛茸茸的一团重新修长起来,附着在人类骨骼上的肌肉流畅又富有爆发力,触感仿佛上好的丝绸。Bucky抬手揽住对方的后背,两人身体完美契合,仿佛原本就是为了彼此而生。


“我也想你Steve,”他声音里透出些无奈来,“但一只猫能活那么长时间肯定会被发现,我原本想等你忘记我后再装成普通猫回来的,谁知道你到现在都还记得。”


What the hell?!!!


Steve差点吐出一口血,居然是这个原因,让他白白错过对方这么多年!


Bucky似乎感觉到他的郁闷,心情颇好的低声笑起来,他拉开些距离去寻找Steve的蓝眼睛,眸底明媚的光斑和唇间甜蜜的笑纹瞬间将Steve缩成一团的心脏熨平展,他无法克制和对方一起笑起来,笑着笑着,视线就慢慢滑了下去。


“Wow,Buck,你最好还是暂时变回去,”Steve的声音危险的燃烧起来,“否则我怕是要克制不住了。”


Bucky:“???!!!!!!!!”


等一下,他从喵咪形态变回来之后是没穿……


Oh fuck!!!!


下一秒Steve胳膊上就多出了三条平行的血痕,炸成一团的白色毛球几乎化成了一道虚影,嗖的在窗口消失了。

 

09

不得不说Sam的直觉还是非常准确的。


神盾宠物医院的确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短短一夜之间,院内两大神级门面担当,居然双双出柜、内部消化了!


这个消息仿佛台风过境,医院内部经历了一遍哀嚎遍野、兵荒马乱后又渐渐恢复生机。


大概是因为两位正主每天不要钱一样的糖点放送迅速把所有女性顾客和员工拉入了新坑。


Sam再次被迫承受头秃和蛀牙的双重折磨,微笑面对一上午的狂热粉丝后他终于遇到另一位正常顾客。


抱着只柯基的老奶奶被候诊厅中长处花样来的队伍吓了一跳,目瞪口呆的感叹:“这都是排宠物骨科和扭伤的?这么多人?!”


“……”并不想解释真正原因的Sam不得不拿生命硬编,“大概是最近连续阴雨宠物容易缺钙的原因吧,呵呵呵呵。”


“哦那个,我想排一个绝育手术,”老人家半信半疑的接受了这个说法,“原本家里养了三只柯基,但另外两只是一对,最近又赶上发情期单出来的这只实在是太闹腾了。”


不知为何Sam感觉到一阵微妙的同病相怜,他满是同情的和那只可怜兮兮的狗狗对望一眼,继续专业地询问:“好的,请问下您的宠物叫什么名字?我先给它排个号。”


“它叫Sam,是个boy.”对方丝毫不知道自己造成了多大暴击,笑眯眯的接着问道:“对了,听说你们医院最近做绝育有八五折是吗?”


“……”


“……”


“……”


“……不是!没有!不好意思我们这里不能做!!!!!”

 

10


今天的Sam,依旧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想辞职,并直接用电脑拍死某对狗男男的,英俊的前台。


 

END

 

>>> 

天人交战无法割舍,既然两个都有人想看干脆趁假期慢慢写吧( ´▽`)

于是这个比较短的脑洞刚好作为300fo福利。

怎么说呢感觉写文最初靠的是电光石火的冲动和灵感,坚持下来却是因为自己故事能被其他人看到的那种美好又奇妙的感觉了!

所以很感谢所有红心蓝手,尤其是给我评论的小天使们!

以及

Sam我错了!!看在你是一个英俊的前台的份上不要把我脑袋按在键panshahslafgirakjla


评论(25)

热度(628)

  1. 西伯利亚黑熊酒酿白兔糖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坎布南斯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