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白兔糖

磕啥写啥

【绿基巴叉】你的马甲要掉了 04

戏精成群马甲遍地

佛系做糖(*¯︶¯*)


----------------------一条英俊的分界线---------------------


18

而洛基,一个真正意义上“家里有皇位要继承”的小少爷,人生第一次自己去药店买了药,还是用“棒球棍”结账的,但此时此刻他并没有心情纠结这个,毕竟他现在正在做的事情要丢脸多了。

 

——他正在一条自己都叫不出名字的小巷子里狂奔。

 

Shit! Shit! Shit! 洛基真的要崩溃了,他简直想抽出那支镇定剂来干脆利落地给自己一针,当然如果能戳进身后那个紧追不舍的金发大块头身上更好。可惜这两个选择都只能想想,他还得拿着“买”来的药赶回去救自己的“小胖子”舍友呢。

 

“洛基!等一下我俩谈谈!”索尔晕头转向,不明白自己许久未见的弟弟为什么在看见他的第一眼扭头就跑,但其实洛基也不懂自己跑什么,他本该镇定自若地嘲讽对方几句,然后使个小小的诡计完美脱身,夺路而逃这种愚蠢又丢脸的行为是绝对不该出现在选项中的……这都得怪索尔那张看起来正直过头的脸,洛基一边跑一边气哼哼地想,他推门出去的一瞬间还以为对方是哪个被自己恶作剧后跑来算账的旧时光里的索尔呢。

 

“Go fuck yourself!” 洛基扭头冲他“哥哥”怒吼,“我一点都不想跟你谈!”

 

“洛基~”索尔叫他名字的语气打了个弯,小钩子似得在他心上挠了下,洛基恶狠狠地把某棵突然冒出头小芽芽掐死了,但索尔立即又锲而不舍地再中一棵。

 

“洛基!”

 

“哦够了,闭嘴吧!”他腿都要软了,然而下一刻他真的脚下一空,整个人瞬间变成自由落体向下坠去——

 

“啪”手腕上猛地一紧,索尔伸手拽住了他。

 

“我只是想告诉你这条路上的下水井盖丢了,毕竟刚刚为了找你我在这一带绕了好几圈。”索尔轻而易举地把他拉上来放在旁边平整地面上,一本正经地开口解释。Oh fuck! 洛基发誓他绝对看到对方蓝眼睛里克制不住的笑意了,他右手还在索尔掌心里攥着,浑身都开始散发出恨不得原地消失掉的低气压,甚至还小小声地哼了一声。

 

Very well,他刚才还扭到脚了……

 

 

19

索尔皱了皱眉,他几秒前还动如脱兔的弟弟忽然就乖巧起来,在原地站成一棵安静挺拔的小白杨???

 

“好吧你想谈什么?是谈你们心胸宽广把对手的孩子养育成人?还是谈我应该在冰岛像个囚犯那样过完后半生?”洛基抱着手臂向后靠在了墙上,疼痛与烦躁把他心底那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狠毒劲儿都勾了出来——是的没错,洛基实际上是劳菲森家的孩子,就是多年前因为竞争不过企图用商业间谍、诬陷等各种丑恶手段搞垮奥丁企业的那个劳菲森。事情败露后,面对信誉垮塌和重重诉讼的洛基生父从公司顶楼一跃而下,而刚刚生下洛基的母亲,也因为郁结产后大出血而死。

 

某种意义上来说,奥丁既是收养抚育他的“父亲”,又是与他生父之死脱不了关系的仇人。


“……洛基,”索尔不由自主的皱起眉,他又感到那种无解的疼痛和无力感了,“不是这样,至少我和母亲是真心爱你的,你就是我的弟弟,不是什么‘筹码’,更不是‘战利品’。”

 

这两个极具杀伤力的词都是真相爆发的那天洛基亲口喊出的,索尔至今还记得当时奥丁让洛基以后去冰岛生活的冷酷命令,更清楚地记得洛基哑透了颤抖嗓音以及眸底不断溢出的绝望泪水,他简直不敢回想。

 

洛基被索尔堪称痛苦的复杂目光刺了下,他不想承认这七个月来自己其实经常梦到母亲,还有他高大又固执的金发哥哥,他梦到他的次数都多到令人厌烦了。

 

“回去吧索尔,”他叹了口气,“你心里清楚我不是离家出走或者什么闹脾气,奥丁防着我是对的,我身体里原本就流着劳菲森家恶毒的血液,你永远都不可能解决这个。”

 

这话该死的正确,但关于这道无解题目的答案,索尔已经想了整整七个月了,他可不打算想得更久——

 

“我的确解决不了,但至少现在父亲不会再琢磨着把你送到冰岛去,没人继承公司足够他烦一阵了。”他在洛基反应过来后的震惊目光中耸耸肩,然后蹲下去握住了对方脚踝,不出意料地听到一声抽气声。

 

“走吧,你得收留你无家可归的哥哥,我可没有你这样能刷脸过活的优势,”索尔不由分说地托住洛基两条腿,把他敏感又口是心非的弟弟整个背在背上,“我们先把药送回去,不过我觉得有史蒂夫在,你这支药多半用不上。”

 


20

而事实上,洛基没等到两人回到那间小公寓就在他哥哥背上睡过去了,从昨天在酒吧撞见索尔和史蒂夫后的将近十二小时,他几乎全都处在那种精神紧绷的状态,更不用说去酒吧之前他和巴基就已经看电影看了通宵。

 

索尔单手稳稳拖住洛基,空出另一只手来轻轻敲了敲门——他刚刚收到史蒂夫发来的小公寓地址——铁门轻轻开了条缝隙,史蒂夫顶着头微微有些凌乱的金发探出头来,在身上一条洗的看不出原色的围裙上擦了擦手。

 

“嘘,小声一点,巴基睡着了。”他一面侧身让索尔进屋一面小心翼翼不弄出声响地合上门。这句嘱咐完全多余,索尔就差把鞋拎在手里光脚走路了,洛基的脑袋还埋在他颈窝里呢,他可一点都不想吵醒对方然后丢掉这种百年难得一遇的福利……可洛基还是醒了,准确来说他是被空气中飘荡的食物香气勾醒的,他迷迷糊糊地在索尔肩头蹭了蹭抬起眼。

 

“哦洛基~”索尔懊恼地嘟囔一声,很有经验地赶在他弟弟回神炸毛之前把人放了下来,但洛基可没工夫注意这点,他几乎要不认识自己和巴基住了半年多的小公寓了——堆成小山的速食产品收得一干二净,地板亮的发光,冰箱里塞满了新鲜的水果和牛奶,连两人从没用过的炉灶上都滚着一锅汤,浓郁的香气快要冲出房顶。

 

而巴基此刻安安稳稳睡在卧室床上,身上盖着不知从哪里找来的崭新驼绒被,屋里暖烘烘的热气把他的脸熏得微微发红。

 

好吧,金发大胸的史蒂夫确实很厉害,洛基不得不承认短短几个小时里这个小公寓就跃而升级有了“家”的感觉,而且史蒂夫确实比镇定剂要管用的多,他还从没见过巴基这种完全放松,软到快要化进被子里的模样呢。

 

被洛基直勾勾盯了许久的史蒂夫有点受不住,他率先做了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当然,是罗杰医生的那一版。洛基没等他说完就撇嘴打断了,他有点微妙的看对方不爽,不知道是因为舍友即将被拐跑的危机感还是因为他和索尔同款的金发大胸。

 

“他可不是你的巴基,他叫……”洛基说着一愣,见鬼他俩忘记提前编好假名了。

 

“我知道。”但史蒂夫居然点点头,他说着扭头去望了睡着的巴基一眼,那眼神简直令另外两人浑身发麻。

 

“说实话我并不强求这个,巴基不记得可能跟他的……症状有些关系,恢复记忆说不定反而会影响他的病情,我可以和他重新认识,作为新朋友。”

 

Fine,这下连打定主要要刺他几句的洛基都没什么好说的了,索尔及时抓住这个机会插进来为他弟弟谋求点福利:“史蒂夫你煮了什么能不能给洛基分点?他折腾够久了,得吃点东西去好好睡一觉。”

 

“一只鸡,我刚刚附近一家中国超市里买了配好的料包,”史蒂夫大方地盛出一碗来给洛基,还挑了几块规整的鸡胸肉,热腾腾的香气把他在洛基心中的好感度拉上来几分,洛基抱着碗不说话了,专心填饱肚子后把自己埋进卧室的另一张床,他真的急需好好补一觉,等脑子恢复清醒后再来思考怎么处理这两只登堂入室的大金毛。

 

所以在他挂掉哈利和查尔斯打过来的电话并关机时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这很公平,洛基把自己往枕头里埋了埋,心安理得的睡着了。

 

---tbc



>>>

快500fo了,有个基巴尼向的有毒脑洞,码完放出来给大家当福利

今天依旧是求评求心的一天( ´▽`)

评论(9)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