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白兔糖

磕啥写啥

【绿基巴叉】你的马甲要掉了 05

戏精成群马甲遍地

开始大型掉马现场 (*¯︶¯*)

前文目录

(1)  (2)  (3)  (4)

--------------------------------------------------------------------------


21

“哈利,洛基还是不接电话?”查尔斯轻咳了两声努力让自己声音听起来正常些,自从接通电话后哈利语调里小恶魔那样暧昧又调侃的笑意让他快要绷不住了,天知道他现在多后悔没有把艾瑞克的脑袋夹进门缝里去,或者给他一记老拳解解气都好——托他的福,他真有点下不来床。

 

“别笑了哈利,正经一点……”

 

查尔斯叹了口气,将留在床头柜上的纸条翻来覆去看了几遍斟酌着怎么开口,而那边哈利已经琢磨着想挂电话了,他刚开完一个斗智斗勇的股东会,此刻只想在彼得发现他又没有乖乖休息而唠叨起来前钻回被窝——说实话,他感觉有点头晕得厉害。

 

查尔斯敏锐地察觉到他话尾有些恹恹的:“你身体不舒服?”

 

“有一点儿,”有人关心时奥斯本的小总裁向来不逞傲娇,他声音都软下去些,“所以我要睡觉了查尔斯,你不用太担心洛基,我刚才黑进他地址附近的监控看了看,洛基可是被他的金发大块头哥哥背回去的,他现在说不定睡得比你之前还要熟呢!”

 

“哈利!这事没法翻篇了是吧?”查尔斯决心要把所有电子设备从卧室里清出去了,立刻马上!

 

“我不是担心这个,而是……”他思考了半天,觉得还是没办法在不暴露巴基身份的情况下把事情讲清楚,况且哈利状态听起来确实不好,“算了你先休息吧,我一会儿去洛基他们那一趟看看。”

 

他说着结束了通话挣扎着起床洗漱,艾瑞克走前已经帮他清理过身体,但……他望着镜子里自己锁骨上殷虹的吻痕,更加想抛开绅士修养和和平主义原则把对方打成一条无齿鲨了。就在他一边咬牙切齿一边用凉水洗了把脸试图让自己清醒下时,诊所门前的按铃忽然响起来。

 

这个时间会是谁?

 

查尔斯不由得皱眉,他记得自己今天并没有预约,就算有艾瑞克走之前肯定也在门前挂起了“今日休息”的牌子。然而外面的按铃声还在继续,同时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透过门板传入。

 

“是我,查尔斯。”

 

 

22

巴基?!查尔斯一怔赶忙随手捞起一条围巾然后去给对方开门,他正负责治疗的病人兼好友站在门前,灰绿色眸底沮丧又迷茫。

 

“查尔斯,我可能……需要你帮忙。”巴基烦躁地抬手捏了捏鼻梁,他还穿着居家服,一头棕发有些乱糟糟,脚上甚至还穿着一双拖鞋。但他并不是这里唯一穿着怪异的那个,查尔斯脖子上厚厚的格子围巾显然也不属于正常室内装范畴。

 

“你觉得冷吗?”巴基奇怪地盯着那条围巾,然后他猛地想起之前查尔斯在电话里那声诡异的怒吼,立即有些紧张起来,“对了,之前我发病的时候洛基好像给你打过一个电话,你遇到入室抢劫了?”

 

“没有,先进来吧外面冷。”查尔斯笑着把对方拉进来,巴基的性格就是这样,在自己和别人同时遇到麻烦的时候他永远先考虑别人,好像自己才是无关紧要的那一个,这种改不过来的潜意识习惯这让查尔斯内心温软又无奈。

 

他用微波炉给巴基热了一杯牛奶,为了避免自己被围巾捂死又悄悄开了点窗——开玩笑,有一个哈利嘲笑他就够糟糕了,他可不想再多一个。

 

“你怎么会自己过来?洛基呢?”

 

“我走的时候洛基还在睡。”巴基没有喝,双手握着杯子有点不自然地抿了下嘴唇,“事实上我是翻窗户跑走的,我遇到史蒂夫了。”

 

哦史蒂夫!查尔斯挑了下眉,就和彼得知道巴基巴恩斯是谁一样,他当然也知道史蒂夫罗杰斯是谁,而且不仅如此,艾瑞克留给他的纸条上除了相关情报还写着一句话:如果身份暴露,立即去384 City Road找史蒂夫罗杰斯。

 

“他现在是警探?”查尔斯心头微微提起来了些,他以前对史蒂夫的印象仅限于让巴基失了智的金发初恋男友,但如今这个名字竟然也被艾瑞克提及,令他无法克制地好奇关注起来。

 

巴基灰绿的眸子在牛奶腾起的水雾后显得柔软了些。

 

“他是个医生,而且现在过得很好。”他轻轻叹了口气,查尔斯身上就是有种令人安心亲近的魔力,他醒来后一直乱糟糟的心绪终于宁静了点,“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查尔斯,如果我离开洛基一个人可能搞不定自己,而且史蒂夫肯定会到处找我。但如果我继续留在这,不管我怎么否认我不是巴基都没有用……我翻窗跑掉前他甚至已经在公寓里做好饭了。”

 

查尔斯脑海里没法控制地浮现出一个瘦弱又贤惠的金发男人在厨房里做饭的样子——要知道他对史蒂夫的印象还停留在巴基之前描述的豆芽菜时期呢。这画面让他有些僵住,完全没办法把这个形象和艾瑞克暗示的“保护者”联系起来,但无论如何这一次他得打破自己从不诱导病人的原则,因为艾瑞克留给他的那个情报——“冬日战士”掌握有九头蛇近期秘密研究所需的一些核心资料,所以无论是九头蛇残党还是与他们合作了的肖都非常有可能会对冬兵,也就是巴基下手。

 

他没法直接告诉巴基这件事,以巴基的性格如果知道自己再次成为“危险源”,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独自跑走。他得想办法把对方留下,或者至少也得把他脑海里那种顽固又执拗的“不能找别人帮忙这样会拖累别人”的观点扭过来。

 

 

23

“你现在对史蒂夫是什么感觉?”查尔斯湖泊般的眼眸中流转着温和的柔光,进入状态后整个人的气场让那条莫名其妙的围巾都不再搞笑,他用那种平和又直抵人心的声音缓缓询问:“巴基,你不能一味逃避,你得好好思考一下现在面对那个人时的感受,你内心是安全舒适感多一些,还是压迫侵占性多一些?”

 

这个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自从七年前卧底任务开始后巴基几乎从来没有过完全放松的深度睡眠,长时间的精神紧绷和血腥画面将睡眠磨到极轻,快要变成危险和失控的代名词。然而和史蒂夫重新相遇之后,他居然在对方气息中破天荒地睡到自然醒。

 

“我还是喜欢他,”巴基唇角又扬起那种让人心头发酸的浅笑,他垂下眼摇了摇头,“或者说已经不止是喜欢那么简单,这七年里不知有多少回我都是念着他名字挺过来的,但这不一样查尔斯,他现在过得很好,我不能因为自己让他冒失去一切的风险。”

 

他果然在这样想……查尔斯几乎要发出一声叹息了,他微微前倾身体搭住对方的肩,正想好好开导一下他钻进死胡同里不肯出来的好友,诊所的门铃忽然再一次被人按响。

 

又是谁?他和巴基疑惑地对视一眼起身去开门,然后十足意外地看到门外高挑强壮的金发男人露出礼貌微笑。

 

“非常抱歉打扰您,我叫史蒂夫罗杰斯,”他说着从口袋里掏出张名片递过来,“我来是想问一下您有没有见过巴基?洛基告诉我他有可能会来这里找你。”

 

What the hell!查尔斯难得失态地瞪着对方看了足足半分钟,他内心简直无比惊悚——面前这个肌肉结实到能在上面开汽车的高个子男人居然就是巴基口中一米七都不到的“豆芽史蒂夫”?!!他的好友恐怕已经不是为爱失智而是完全眼瞎的地步了吧!如果不是对方标志性的金发和蓝眼睛,查尔斯绝对会毫不犹豫将这个“冒名顶替”的人拍出去然后关门落锁。

 

但比起这个还有一项更有力的证据,他身后客厅里传来一阵桌椅翻倒的脆响,显然是这句询问的主人惊慌失措地跳起来,藏到里屋去了。

 

“……”查尔斯喉头动了动,艰难地把那句“巴基不在”咽回去,撑住门无奈且有些不满地盯住史蒂夫。虽然他刚刚还打算劝巴基别再独自承担,但对方立马找上门还是令他心生不快,毕竟巴基的心结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开的,陪在他身边的人需要大量的耐心,而不是这么咄咄逼人。

 

查尔斯伸手撑住了门,他比史蒂夫矮了一截,清澈坚定的视线依然具有压迫感:“如果巴基不愿意,你打算强行把他带回去?”

 

他已经打定主意不让对方进门,但史蒂夫完全没有要强行进去的动向,他甚至后退了些有些不好意思地抬手挠挠头露出些歉意的笑容:“抱歉我并没这个想法,我只是……发现他穿着单衣就跑出去了有点急昏了头,现在天气太冷了。”

 

出于意料的发展让查尔斯心情好了些,他开始相信艾瑞克选择这个男人是有道理的了——这简直就是一对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傻瓜,他内心感慨着打算也开导史蒂夫两句:“巴基这种情况不能着急,你得慢慢来,给他足够的时间。”

 

“我会的,感谢你这么为他着想。”史蒂夫眸子里流露出真诚的感激,因为这句话他对面前这位看起来年轻英俊到让人担忧专业能力的心理医生立即放心不少,至少他能看出来对方是真心关心巴基,他犹豫了片刻,还是压低点声音小声询问:“另外如果方便的话我希望能和您聊一下,关于巴基失忆和PTSD症状的事,还有一些注意事项之类的……”

 

 

24

失忆?查尔斯迷茫地一怔,他正要开口时两人的手机忽然同时唱响起来,史蒂夫略带歉意地跟查尔斯对视一眼,走开几步接听电话。

 

“队长是我!”彼得异常紧张严肃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情况不太对,之前定位后我保留了巴恩斯公寓前面那个监控摄像头的画面窗口,然后刚才……”

 

“刚才有一辆无牌照的黑色面包车开了进去。”与此同时哈利正飞快地在电话里对查尔斯说,“我做了画面放大处理,一共八个人,每个人都至少配了一把枪!”

 

“什么!可是巴基他——”查尔斯猛地抽了一口凉气,“洛基还在公寓!”

 

“索尔在吗?”史蒂夫眉峰紧紧锁起。

 

“不在。”彼得那头传来敲击电脑的声音,“十分钟之前画面显示索尔出去了,可能是去买东西还是什么,你走之前洛基在干什么?”

 

“巴基刚才说洛基在睡觉!”查尔斯脊背上快要渗出冷汗。

 

“Shit!糟透了!”哈利骂了一句似乎正在从床上起身,“等我一下,我现在赶……”他说到这话尾忽然模糊扭曲,紧跟着电话另一头传来什么重重倒地的撞击声。

 

“哈利!”查尔斯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呼,与此同时,史蒂夫那边彼得也惊叫道:“哈利,你怎么了!”

 

缩在里屋的巴基敏锐地察觉到形势不对,不祥的预感让他迅速放弃纠结如何面对史蒂夫的问题,转而快步赶过来从后面按住查尔斯肩头。

 

“怎么回事?”他神色在一瞬间刚毅起来,淬了刀锋般锐芒的目光让史蒂夫心底狂震。

 

查尔斯清楚如果这时候继续隐瞒导致洛基出事会令巴基终生都无法释怀,他干脆利落地解释:“九头蛇的人去了你们公寓,洛基现在一个人在里面,而且哈利刚才好像也发生了什么事。”

 

史蒂夫眸底闪过一丝极为复杂的光芒,他犹豫了片刻沉声接过话头:“八个人的标准心动小队,有枪。哈利刚才晕倒了彼得去紧急叫了医生,这次行动我们得靠自己。”

 

这句话让几人之间的空气诡异地凝固了几秒,史蒂夫在巴基望过来的眼神中上前半步,伸手按住他肩头:“别多想,我之后跟你解释。”

 

擦肩而过的瞬间巴基注意到他手肘部位有一处狭长的疤痕——那是子弹擦过的枪伤。

 

“我跟你一起,”他伸手握住对方手腕,露出一个让人几乎微微眩晕的熟悉微笑,“我得看着你背后,史蒂夫。”

 

-----tbc----


>>>

刚发一篇PWP就差点掉马三次元亲戚,刺激到瑟瑟发抖

赶紧换个ID保平安

今天依旧想求小红心和热情评论!


评论(13)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