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白兔糖

磕啥写啥

【绿基巴叉】你的马甲要掉了 06

戏精成群马甲遍地

本章走走剧情再做糖

前文目录

(1)  (2)  (3)  (4)  (5)

--------------------------------------------------------------------------


25

史蒂夫紧紧握着方向盘的指尖陷入硬质皮革中,手臂上青筋暴起。


他正驾驶着一辆临时借来的甲壳虫汽车飞速赶向公寓,而巴基就坐在他后方一言不发地将各式冷热武器放入衣兜或用绑带捆扎在最合适的位置上。狭窄车厢内充斥着一种极具张力的压抑沉默,仿佛暴风雨前凝固下沉的寂静。


是的,史蒂夫当然反应过来了,在巴基冷静又笃定地分析九头蛇作战模式的时候;在他熟练地将弹药一颗颗按入卡槽的时候;甚至在那声“史蒂夫”以及他现在闪动着幽芒的眼眸中,答案昭然若揭——那位传说中形如鬼魅,深入九头蛇组织直面过无数血腥黑暗的冬日战士,就是他缅怀想念了整整七年的人。


巴基就是冬兵。这场九头蛇和肖联合策划的行动,是针对他来的。


这个认知令史蒂夫全身颤抖,他死死咬紧牙关强迫自己集中精神先处理眼前的危机,不久前的通话尝试中索尔和洛基的号码已经全部显示关机,这显然不是一个好兆头,然而自身体深处他仍能感觉到坍塌正在无法控制地发生。史蒂夫并没有接触过属于冬兵的机密档案资料,但是他当然有所耳闻,甚至该死的他还曾暗暗赞叹过这位冬日战士的无畏和内心坚毅——“能在九头蛇坚持七年,他心中一定有怀着什么坚不可摧的信念。”他当时这样想。


然而这个人是巴基。


过去时光中他曾无数次抚摸贴在巴恩斯中士墓碑上的黑白照片,幻想他的巴基其实还生活在世界上的某个地方,温热的,笑容明媚的,而不是被隔在冰冷黑暗的生死线之后……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现实竟然比自己最恐怖的梦境还要残酷的多。


“史蒂夫……” 一只不甚温暖的手从后面按住了史蒂夫肩头,也压住了他摇摇欲坠快要失控崩塌的内里,巴基轻声而快速地开口,“别乱想,冷静一点。”


他狠狠吸了口气将车子滑入公寓前狭窄的小巷阴影中停住,然后抬头从后视镜中深深望向对方,眸中深沉汹涌的伤痛和赤红血丝逼得巴基呼吸一窒。他开始有些后悔了,意识到史蒂夫多半也从事着危险工作的瞬间流淌在血脉中的保护欲再次摧毁了理智,让他想也不想地就追随了上去,他当然还记得两人之间那种深入骨髓的信任和默契,只是一时间忘记了自己已经不是巴基这件事。


他本该独自解决,以冬兵的身份。 


小心翼翼维持住的表象在两人之间破碎了,翻滚起来的陈旧时光和其中蕴含的可怕含义同时压在他们身上,让脊骨都产生濒临破碎的嘎吱声——率先下车的史蒂夫红着眼将全副武装好的巴基拉出来狠狠抱了一下,几乎要将对方生生撞进自己肋骨里去。他有太多话想说,有太多话想问,但最终只是从咬紧的牙关中一字一字挤出一句带着哽咽的气声。


“别让自己受伤,巴基,就算是为了我。”


26

公寓外的情况和巴基预料的相差不大,比起塞巴斯蒂安肖九头蛇更倾向于渗透暗杀。两人在楼顶边沿发现了吊索卡过的痕迹,史蒂夫不容拒绝地将巴基拨到身后率先沿着绳索下滑,从公寓玻璃上破碎的切割口处进入房中。


交火就在这一瞬间发生,史蒂夫双脚登在外墙上向后跃起,借着冲击力狠狠踢在离他最近一人持枪的手腕上,硬质战斗靴在那人腕骨上爆出一声沉闷的裂响。史蒂夫在惨叫声中顺势接住了落下的M249向后方抛给巴基,随即手臂发力将那人抛出砸翻了闻讯赶过来的另外两个九头蛇,下一秒子弹从他耳侧呼啸而过,精准干脆地钉入三人眉心。


“Clear.”史蒂夫依旧往前一步持盾挡在巴基身前,微微压低重心护住两人身体重要部位又不挡住身后人视野,M249细长的枪管越过他肩头形成一种完美又默契的配合。两人彼此对视一眼,缓步向紧闭的卧室门口逼近。


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即便几人用的枪支都加了消音,外面闹出来的声音也已经足够大了,可现在卧室内部安静的仿佛原本就空无一人……巴基在这种似曾相识的反常中急促地吸了口气,他心头腾起一种可怕的危险预感。


“巴基?”史蒂夫敏锐察觉到对方呼吸紊乱了一瞬,他略微紧张地回眸以眼神询问,就在这时公寓中被闲置了许久的老旧音响忽然亮起绿灯,仿佛童谣又仿佛吟诵的低哑音乐从中流转出来。


这是什么?史蒂夫一怔,下一刻巴基握枪的手猛然颤抖,偏离位置的枪口直接磕上史蒂夫肩胛骨,这一下突兀而失控,史蒂夫完全顾不上肩头的疼痛扭身将巴基压倒在沙发后方暂时安全的死角,轻轻抚上他侧脸焦急呼唤:“巴基,没事吧?你怎么了?”


“Shit!”巴基眸底有些涣散,他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忽然一把推开史蒂夫踉跄着向窗口奔去。


“把音响毁掉!”史蒂夫扣在耳上的战斗耳麦中陡然传出查尔斯的声音,“那个声音,巴基在九头蛇的时候曾经被催眠洗脑过,这个声音会触发他的PTSD症状,严重些会造成人格解离甚至崩溃……”


史蒂夫胸口涌起一股暴虐的血腥气,手中锐利的盾牌飞甩而出一举击碎了声源,巴基脚下顿了顿有些狼狈地贴上窗边的墙壁,刚才一瞬间脑海中汹涌而出的可怕场景令他握着枪的手开始发颤,似乎连空气中的血腥味都被放大数倍,他整个胸腹翻搅皱缩,几乎想不管不顾地从窗口跳下去逃离这个地方,然而他不能——


“……我没事”他艰难地喘了口气,他不能让史蒂夫一个人面对这些,最起码也得坚持到神盾局的援军赶到。


27

史蒂夫整个人都在巴基隐忍痛苦的喘息中混乱起来,这个致命的空档中始终紧闭的卧室大门被强劲火力从内部贯穿,子弹如密集大雨倾泻而出。


至少四把M249的火力。


于此同时破烂不堪的门扉猛然洞开,巴基第一时间抬枪瞄准了里面冲出来的人影,却在真正看清的瞬间瞳孔骤缩。


“洛基!”他失声低呼,有些吃力地挡下对方直冲他心口而来的一刀。


史蒂夫被那边火力牵制死了,他没法过来帮忙,只能心急如焚地大吼:“洛基,你怎么回事?是我们两个!”


“没用的他现在根本不认得你们!”查尔斯在两人耳麦中同时出声提醒,“肖也参与了这次行动,他最擅长的就是深度催眠,想办法制住洛基把他带回来。”


肖!史蒂夫在这个名字和巴基那边激烈的打斗中不可避免的分心了一瞬,肩头立即让一颗子弹贯穿,他死死咬牙忍下了那声痛哼……情况非常不利,里面剩下的五个九头蛇都处于催眠状态,被灌刻在脑内的命令和飙升的肾上腺素甚至盖过了生理上的疼痛,史蒂夫亲眼看着一个被他狠狠击在下腹部本该失去知觉的人又挣扎着重新爬起来。


“巴基,集中精神,不要去想你脑海中那些图像……”查尔斯在巴基耳麦中缓声开口,他现在在奥斯本集团特级监护病房门外,哈利的情况比想象中还要糟糕,彼得和其他医生一起进去了整整四个小时,他两边都没法帮忙,只能尽力安抚巴基压制一下他的症状。


但巴基的情况也非常不好,虽说史蒂夫强忍下一声没吭他依旧察觉到了对方受伤,这个认知令他更加焦躁不安,直接伸手握住了洛基迎面砍来的刀锋,直入骨髓的疼痛令他清明了些,巴基腰部挺起用腿锁住洛基脖子,颇有技巧地发力企图令对方暂时性晕厥,近距离下他看到洛基睁得大大的绿眼睛中凶狠又空茫,苍白的面颊上泛起缺氧的紫红色。


他喉咙中忽然滚落出一声哽咽,眸中迅速汇聚起带着绝望意味的泪水狠狠击中了巴基,他一点都下不去手了,电光石火间洛基猛地翻身压倒了对方,刀尖直直朝巴基咽喉扎下去。


28

“NOOOO!巴基!”史蒂夫自胸肺间炸开一股极致的恐惧,以至于声音都发起抖来。他没法去管最后一个还没失去知觉的九头蛇了,近乎疯狂地向两人方向飞扑过去。


被压在地上的巴基在看见这个动作的瞬间惊恐地抽了口气,他抽回原本打算抵挡一下的左手握住枪,稳准狠地将子弹射入瞄准史蒂夫背后那人的眉心。史蒂夫只来得及推搡了洛基一把,原本对准咽喉的刀尖偏了偏,深深扎入了巴基左肩。


鲜血几乎是喷涌而出,史蒂夫痛苦压抑地嘶吼了一声,将巴基半抱起来揽入怀中,于此同时他听到窗外传来有人沿着索道下滑的声响,下一刻属于索尔奥丁森的声音从窗口传来。


“洛基!”索尔狠狠抽了口气,得到查尔斯通知后他违背诺言调动出来的护卫队正从卧室破碎的窗口鱼贯而入,黑压压的人影集体在几步外驻足,被眼前看到的景象震慑原地。


洛基在这种可怕的注视中后退了一步,脊背贴上冰凉的墙面,终于找回些焦距的目光惊恐又迷茫地落在倒下血泊中的巴基身上。


“……巴基?!”他颤抖着吸了口气想要查看对方的情况,却被处在情绪崩溃边缘的史蒂夫厉声喝止:“别过来!”


洛基立即像被狠狠烫到般瑟缩了一下


史蒂夫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但他无力控制更多,只能像是受伤野兽般喘息了几下极力缓和语气:“不是你的错,但你先……不要过来。”


那一刀似乎伤到了某条动脉,他怀里抱着的人小半边身体已经被鲜血染红,史蒂夫眸底血红,他抬头复杂地望了脸色惨白的洛基一眼,一言不发地将失去知觉的巴基抱起来尽量平稳地从门口奔下楼去。而洛基此时也看到自己还握在掌心的匕首,他将这把利器扎向好友咽喉的画面同时上涌,炭火般狠狠捅入脑内。


他几乎是惨叫了一声,脱力跪倒在满地血泊中。


“洛基!”索尔在同一时间感受到窒息,他从窗台上跃下来一把将浑身颤抖得厉害的弟弟揽入怀中,那一刹那他甚至感觉到了可怕的碎裂感,仿佛自己紧紧揽着的人正在快速消逝。


“没事的,洛基,没事……”他极力想要安慰对方,可洛基汹涌而出的泪水令他同样恐惧到战栗,他的弟弟从来不肯在除了亲人之外的人前落泪,尤其是在属于奥丁森的外人之前,他的骄傲并不能允许这个,可现在——他模糊却又清晰地认识到将洛基揽在悬崖一步之外的某根线断却了,洛基的身体仿佛正在他怀中缓慢枯萎,坠向漫无边际的黑暗。


“你们都回去!”索尔眸底赤红,他紧紧将战栗到快要痉挛的洛基揽在怀中,咬着牙开口,“今天的事情不许对任何人提及,尤其是父亲!”


“……可你没法瞒过奥丁的,”身为护卫队长和索尔好友的范达尔察觉到对方和洛基相差无几的失控,他不得不斟酌着措辞开口劝诫,“索尔你这样会彻底惹恼你父亲,或许还会真的失去继承权……”


洛基在这句话里猛地瑟缩了下,终于彻底软下去陷入黑暗。


“闭嘴吧范达尔。”索尔打断了他的话,在场的所有人同时感觉到这个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强壮男人气场完全改变了,处于上位者才拥有的独特压迫感如涛似浪,令他们不自觉同时绷紧脊背。


“继承权和洛基之间,你们都清楚我会选什么,不是么?”


----tbc----


溜了溜了,相信我刀后的糖更甜!

评论(13)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