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白兔糖

磕啥写啥

【绿基巴叉】你的马甲要掉了 07

戏精成群马甲遍地

前文目录

(1)  (2)  (3)  (4)  (5)  (6)

---------------------------------------------------------------------------------------

29

干燥又绵长的暖意。


这是巴基恢复意识之后感受到的第一个知觉,他有些费力地动了动头,紧挨着自己乱蓬蓬的一头金发优先于所有景象落入眸中。


“巴基?!”蜷缩在他病床旁小凳上的史蒂夫立即察觉,惊喜地直起身子看向他,“感觉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巴基这才发现自己似乎躺在一间医院的独立病房中,受伤的地方已经手术缝合好了,史蒂夫甚至给他开了镇痛泵,打着吊针的右手被对方圈在掌心形成一个不松不紧的交握。这样的触感令他久违地放任自己糊涂了一小会儿,这才渐渐反应过来这并不是史蒂夫的诊所,他的“初恋对象”可不是个医生,而且自己为什么躺在这里的原因真是该死的糟糕!


“洛基他怎么样了?”他问完四面打量下,满心无奈地睁圆了眼:“史蒂夫,你应该清楚我的身份并不适合去正规医院,尤其是现在。”


“我知道。”史蒂夫点头,他肩头的贯穿伤也缠着绷带,若不是之前处理伤口时换了件干净上衣,他和同样守在洛基房间的索尔看起来简直就是一对刚被救助站捡回来的流浪金毛犬,还是脏兮兮垂头丧气的那种。


“你放心索尔守着他呢,这里是泽维尔医院,目前来说这已经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他说着有点吃力地伸手帮被包成半木乃伊的巴基拨开眼角碎发,指尖克制不住的来回蹭了蹭。巴基在这个小动作中怕痒地瑟缩了下,有点迷惑地开口:“泽维尔?那家著名的私立医院?你认识这里人?”


史蒂夫被他问的一怔,仔细回味了几秒才发现对方并不是在开玩笑,忍不住有点意外又有点小得意地哇哦了声:“Wow, 原来我不是唯一被蒙在鼓里的!”


“是啊没错,你和巴基确实是一对只看正经新闻报纸的‘九十岁’老人了。”查尔斯卡着时间般推门走了进来,有些抗议地对两人嘿了声,“这不能算故意隐瞒,你只要上网去搜一下索尔或者洛基的花边新闻,说不定相关推送里就有关于我的。”


他赶在巴基开口前塞了一支新开封的体温计在他嘴里。长时间的忙碌和精神紧绷令查尔斯透蓝的眼眸下泛出些青影,但其中蕴含的光芒依旧明亮且令人安心。


“查尔斯•弗朗西斯•泽维尔,”他眨眨眼对床上躺着的好友笑了一下,“我的全名。”


向来神思敏锐的“冬日战士”足足愣了十秒,他现在两边胳膊都没法动,于是气哼哼地把嘴里的温度计直接吐了出来:“所以你和洛基两个家产上百亿的人,却一个在破巷子里开了家心理诊所,一个干脆分文不带地离家出走还吃空了我的储粮?”


“……大概是什么豪门间‘体验民间生活’的新情趣,”史蒂夫顺毛似得在巴基肩头捏了捏,“毕竟我俩的确不怎么注意潮流。”


这明显是一句不走心的缓兵之计——仍有很多槽想吐的巴基抗拒地挣扎了几秒,还是瘪着嘴把史蒂夫消了毒重新递过来的体温计含了回去。


极为罕见的“乖巧”场面让查尔斯没忍住伸手在巴基头发上揉了一把,然后在对方凶巴巴瞪过来的视线里心情好转些地笑起来:“老实闭眼睡一觉吧,我得把你的史蒂夫借走一会,放心,会赶在你下次醒来前还回来的。”


30

史蒂夫并没有想到等在外面的会是彼得——神盾局神秘的金牌外挂“蜘蛛侠”。


看起来根本就是个高中生的瘦高年轻人此刻也显得疲惫又狼狈,他瞧见史蒂夫出来的同时抬手在脸上搓了把,强打精神开口做了个正式的自我介绍。


“史蒂夫·罗杰斯,” 史蒂夫握住他伸来的手,在对方身上沉重的低气压中有些担忧地询问,“哈利怎么样?” 


其实严格来说他之前并没有见过彼得,更不知道对方一句中能提起三次的“哈利”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哈利奥斯本,这种一夜之间发现自己新认识的人都在富豪榜前五的冲击感让心理素质极好的“神盾局王牌”都有些承受不住……但真正在病房门口见到这位“传说人物”时,他立刻理解了彼得仿佛末日将至的可怕表情。


不久前才以狠辣手段清洗了公司高层的人此刻昏睡在一大推输液管中,甚至已经连上了氧气和心率监测仪,没打发胶的金发软软地垂在额前,将他整张脸都染上带着病气的苍白感。史蒂夫不得不承认,即便刚流了快700cc血在他十倍滤镜下显得“无比虚弱”的巴基,看起来也比这位理论上应当养尊处优的小少爷健康得多。


“检查结果怎么样?”查尔斯刚露出没多久的笑意落回去,也有些忧心忡忡起来。


“不太好,”彼得语气沉重,“我原本以为哈利只是普通感冒和作息问题,但这次检查看来我怀疑他体内有一种开始显露出表达性的遗传性反转录病毒,可能是HERV。”


“HERV?”伪•医生史蒂夫茫然地看向旁边突然抽了口凉气的查尔斯。


“你是说人内源性反转录病毒?可人这种病毒多数失活,一般情况下不会表达出来的。”


彼得抬头看了查尔斯一眼,似乎在犹豫要不要将一些事情告诉这个今天第一次见面的“哈利朋友”,片刻后他被查尔斯眸底真诚透彻的关切说服了。


“哈利的父亲,就是三个月前刚刚去世的诺曼奥斯本……我听说他是得了不治之症去世的,哈利在他去世当天才被叫回来。”彼得在手机上调出了当时的新闻报道递给两人,眉峰紧锁着继续说:“我重新遇到他后就感觉他体质和免疫力都在下降,可哈利坚持不肯去做全面检查,他也从来没跟我提起过他父亲。”


三个月前?查尔斯心底一动,这差不多就是他第一次在诊所遇见哈利的时间。比起巴基,这个根本未成年似得的小总裁简直是他职业生涯中的滑铁卢,即便面对查尔斯他也从不吐露一星半点和自己有关的内容,两小时的诊疗时间中哈利通常都是给查尔斯讲一些不知是真是假的梦境,或者干脆在诊疗室舒服的椅子上睡到结束,有时候查尔斯都错觉这个小混蛋根本只是仗着有钱找个没人打扰的地方来睡觉的。


然而哈利那些光怪陆离的故事中,结尾从来都是死亡或离别……



31

“所以我可能需要你帮忙, Cap.”彼得目光有些游移,他没把握自己接下来的请求会不会得到同意,“关于……神盾局的一些内部资料。”


“你是指我之前参与的基因改造性治疗项目?”史蒂夫敏锐地意识到了他话里的意思。


“不仅如此,这种逆转录病毒的表现需要催化剂,奥斯本内部很可能有人在哈利的生活环境内做了手脚,比如饮食或者什么接触性的物质。”查尔斯接过彼得手里的检查数据快速翻看了一遍,神色也跟着锐利起来:“彼得,奥斯本已经不安全了,我建议你和哈利在这里待一段时间。”


“另外你需要彻底排查一下企业内部的监控录像,然后进内网查查看有没有隐藏文件——如果哈利的父亲真的死于这种疾病,他肯定留下了研究信息。”史蒂夫思绪飞转,他在这方面有足够的经验,“我可以帮忙,但神盾局也并不完全干净,彼得你得悄悄黑进去找当年的项目资料。”


“黑进去?”查尔斯突然抬起眼。


彼得和史蒂夫同时感到背后汗毛炸起,今天的大规模掉马甲事件让他完全忘记“蜘蛛侠”这个身份还没有暴露了,两个没什么撒谎技巧的人一起在查尔斯质疑的眸光中呵呵干笑起来。


Gosh! 他俩简直和索尔当初编借口的傻样子一模一样——史蒂夫刚刚想到这当事人突然一把推开门跌跌撞撞冲出来两步,正正和走廊里几人撞上。


史蒂夫在对方焦急又恼怒的表情中皱起眉:“索尔?出什么事了?”


“你们有没有看到洛基?”索尔伸手狠狠揉了揉自己太阳穴。


“洛基偷跑了?”查尔斯无比心累地抬手按住额角,“索尔,我告诉过你要寸步不离地看好他的!”


“我没走!”索尔看上去简直想把他这个不省心的弟弟打包捆起来,他转过头来指了指自己后颈处血红的一片淤青,咬牙切齿地开口:“洛基趁我不注意给了我一下,然后就跳窗跑了。”


跳窗……史蒂夫没来由地一阵心虚,仿佛正面对被自家熊孩子带坏的小孩家长,但比起洛基巴基还是很温柔的,最起码他跑走的时候没有给自己也来一下。


查尔斯真的有些震惊:“这里可是六楼!”


“……随便拿床单或者窗帘绑一条绳子就能到楼下了。”就在这时一个略微沙哑的声音忽然从几人身后传来,语调中满满都是带着使坏气息的笑意。


“哈利!你醒了!”彼得一把将偷偷摸出来的手机塞了回去,他简直惊喜到要原地跳起来了。哈利在对方大型犬一样亮晶晶的注视中不动声色地把手机塞进了枕头下,拿清明到不像是刚刚醒来的绿眼睛跟查尔斯远远对视了一眼。


下一刻查尔斯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叮咚”响了一声,一条新信息传入。


[地下负一层,器材室。]


-----tbc


>>>

查查:你们真是我带过最令人头秃的一届!

大锤:是时候用行动睡服底迪了!

23333


>>>

查了一圈资料感觉奥斯本家遗传病是在HERV的基础上艺术放飞的产物,实在没太弄懂科学依据,大家就随便看看不要认真不要认真


评论(15)

热度(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