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白兔糖

磕啥写啥

【盾冬/锤基ABO】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上)

新年福利小短片,过年太忙了拖到现在真的捂脸

普通人设定,这篇里是甜蜜蜜的詹吧唧

闺蜜组互坑修罗场2333



巴基偷偷用洛基账号搞事情的时候,并没有想到在这方面洛基居然跟他默契惊人。

—————————————————————-


01

“娜特,我今天打算搞一个大新闻。”


说这句话的时候巴基正窝在客厅软绵绵的长条沙发上把自己整个陷入垒起来的靠垫中,露出来的一双绿眼睛里晕满狡黠笑意。他正争分夺秒地在室友手机上操作着什么,一边像背着父母偷看某些R18内容的青少年那样紧张又兴奋地偷瞄着浴室的门——洛基正在里面洗澡,按照计划他和巴基,两个知名美食推主,撩完就跑的单身omega,要在这个虐狗的节日里为了各式各样的折扣和免费吃喝装一天情侣。


——至少昨晚两人讨论好的计划是这样的。


“行行好,布鲁克林的王子殿下,你和洛基作为两个粉丝数量加起来都要过千万的人就真的不能一天不皮?”


化了妆打算出门约会的娜塔莎非常心累,作为两人难得的长期共同好友,她发誓自己在对方小恶魔般语气中感受到了深深的危机感。要知道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她可是见证了这两个仗颜行凶的推特“红人”从猫咪互挠到相爱相杀甚至搬进一个公寓“同居”的全过程,至于广大网友是怎么从向来好评满星的“布鲁克林王子殿下”和专注差评的“九界第一邪神”之间发掘出cp感,甚至将两人tag轰轰烈烈炒进前三这个问题,至今仍然未解。


巴基抗议地在蓝牙耳机中嘿了一声:“我是为了洛基的终身幸福考量,他可马上就是一个28岁的单身Omega了。”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只比洛基小一岁?”娜塔莎语气中都仿佛生动形象地翻了个白眼,她垂眸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总之克林顿约了我看电影,这段时间里不要给我打任何电话,祝你俩好运!”



02

然而两个小时后重新开机的娜塔莎第三次被爆炸信息卡到死机时,她终于不得不承认这两人的作妖能力再次超出自己预料的残酷现实。


她的推特中已经刷了900多条私信了——


—“女王大人!求问我家邪神发的那条推是认真的吗?之前给‘雷神酒吧’那么多差评原来都是口嫌体正直?!!一口大糖?!!”


—“啊啊啊啊啊求问女王!殿下和大盾男神发生什么事情了?NOOOOO我萌的第一cp要开战了吗?”


—“什么情况!求问是真是假!信息量也太大了啊!”


—“我的天破纪录了啊!第一次差评和第一次好评啊!”


—“还都是5点20分发的!这代表着什么?!!”


……


这到底是什么鬼?娜塔莎黑着脸换了男友的手机重新往上翻,没多久就看到两条点赞转发量高到吓人的“混乱之源”——


@布鲁克林王子殿下:第一差评!颁给“网红”大盾甜品店!

18年2月14日,17:20

27980转推  38400喜欢


@九界第一邪神:通知一下,“雷神酒吧”的金毛,我的。

18年2月14日,17:20

29700转推  37505喜欢


娜塔莎:“……”


一口气还没有缓过来某条推文突然被迅速顶上首页:


@我萌的cp第一甜:我的妈我好像在雷神酒吧看到邪神大人了!这是图.jpg.

18年2月14日,17:46

6009转推  9990喜欢


—“OMG真的是!一大口狗粮!”


—“等会,刚刚从我旁边过去的好像是……殿下和大盾!!!! 图.jpg.”


—“太可怕了,常年排名一二的cp都要奔现了吗!!!”


—“可殿下给了大盾差评啊!第一个差评!求不刀,我不介意被狗粮噎死!”


“你没事吧娜特。”买饮料回来的克林顿被准女友快和山姆媲美的脸色震住,开始心惊胆战地反思是不是自己选的电影出了问题。


“……”娜塔莎默默吸了口,狠狠按灭电源将手机彻底关机了,她撩撩头发露出一个艳惊四座却又恶狠狠的微笑,“没事,非常好,自己要作死的人就成全他们好了,话说我们接下来去哪呢?”



03

“所以我们来这里干嘛?”洛基面色不善地盯向他旁边的人。两人头顶上金光闪闪的“雷神酒吧”四个大字简直晃得他眼疼,更别说整个店面土到辣眼的红金风格,几乎可以算得上对审美和配色科学的双重宣战。


“今晚5点到12点,情侣酒水可是免费的。”


巴基不由分说地把他拉了进去,两个人一起淹没在乱哄哄的人群和大分贝音乐中。这样激情洋溢的氛围让“酒吧小王子”立即如鱼得水,甜蜜又撩人地回应了几个不知是alpha还是beta的人望过来的赤裸眼神。


穿着精致小西装连黑头发都梳得一丝不苟的人嫌弃地在身上掸了掸,仿佛想把映在身上的金色反光都弹下去似得,勾人的绿眼睛中满满都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锐利冷光,也只有巴基这样让人舍不得挠他的小坏蛋才敢凑上去把头埋在他颈窝里使劲闻一闻。


“走开走开。”洛基把那颗毛茸茸的棕脑袋扒拉出来,藏在阴影中的眸底流转出些意味不明的笑意——可惜巴基并没有看见,他全部的心思都花在完成自己的“伟大任务”中了。出门前两人喷了些气味抑制剂,此刻洛基身上只能闻到极淡的香气,醇甜柔和、尾净香长,仿佛上好的白葡萄酒——某只“雷神”的招牌酒品。


酒吧里的气氛忽然更加热烈了些,一个身材健美高挑的人影在各式各样的尖叫和口哨声中从后方慢慢走了过来。


巴基一把按住了想回头看的洛基,借着这个动作冲站在远处的某人眨眨眼抬手比了个“加油”的手势。如果不是怕露馅他真的很想夸张地哇哦一声,说实话今天的酒吧老板索尔可真够帅气的,略长的金发在脑后扎起,露出的脸部线条硬朗英俊,干净合身的暗色西装口袋中插着一支鲜玫瑰,水珠将明亮瑰丽的光芒倒映到深邃的蓝色眼眸中,而这片海洋中最深的风暴,正汇聚悬停在洛基挺直的脊骨上空。


天这眼神,巴基发誓,这样的距离下他几乎都闻到对方身上充满侵略性的浓烈白兰地信息素了——但这也正常,毕竟和他“相爱相杀”了一年多,给了酒吧七八个完全不重复差评的“邪神大人”刚刚在推上给他表白了——虽然这个定时发出去的“表白”邪神本神完全不知情。


“等我一下,”巴基决定要功成身退,“我得去趟洗手间。”


“你出门前又偷喝什么了?”洛基无奈又嫌弃地扫了他的好友一眼,“快点回来我们去下一家,再在这里呆下去我都要窒息了。”


哦你才不会!巴基在心里撇撇嘴——当他没发现似得,为了给索尔写差评洛基可是专门花钱买了一整套红酒品鉴与酒吧经营的书回来。伟大又傲娇的邪神大人对一家店的兴趣从来超不过一周,连粉丝爱意满满的评论他都很少回复,更不用说和什么人“宣战”整整一年多的时间。


躲在洗手间的巴基整了整袖口,对着镜子露出一个充满小得意的微笑。他打算溜走了,虽然他的“今日伴侣”已经有主,但面对情侣专享的各种优惠巴基还是不打算白白放过的,他在西装内兜里掏了掏,准备给身为beta的单身山姆打个电话。


然后他就从原本应该放着手机的口袋中掏出了一只差不多大的空调遥控器。



04

“……”


和洛基的同居经验令巴基脊背上立即窜起一股寒意,开玩笑,他很确定自己出门前绝对没有犯过把遥控器和手机拿错这样的低级错误,那就只有——


“不会吧……”


他捏着手里无辜的黑色设备睁大了眼,但下一秒这种侥幸心理就从脑海中完全消失了,狭小空间内忽然涌入一股熟悉的信息素气味,微苦回甘,仿佛用凛冽冬雪烹煮的白茶。


“史蒂夫!”向来左右逢源的社交小王子整个僵住,语言和反应系统都在对方罕见的深沉眸光中迅速退化,耳根没法控制地发起热来。片刻前就在他盘算着要去祸害山姆的时候,洛基如愿等到了来酒吧打算找索尔诉苦的史蒂夫,并且难得热心地给他指了门。


“你这样不行,”黑发的“邪神大人”恨铁不成钢地看对方一眼,“偷偷给他每一条推点赞,推出绿眼睛小鹿新品蛋糕什么的,连纯情的十六岁高中生都不用这种伎俩了,巴基每条推都能收到几千个赞,谁能发现你?”


——当然这句话并不完全正确,他可是亲眼目睹过自己棕脑袋的室友在点赞列表里足足滑了半个多小时,然后对着史蒂夫证件照似得头像满意傻笑起来。


啧,一对小学生蠢蛋。


最讨厌“蠢蛋”的洛基难以忍受地翻了个白眼。他看似风流潇洒,每篇推文都写的像表白贴一样让人脸红心跳的好友就是有这个毛病,真正喜欢上什么人的时候能立地腼腆害羞到不行。这点在第一次经过大盾甜品店门口,巴基被英俊店长塞了一张宣传单然后耳朵通红地在下一个路口撞上某根电线杆时他就发觉了。


“可是巴基给了我一个差评,”史蒂夫非常沮丧,“他从来没给过任何店差评,甚至他都没有真正来我的店吃过东西。”


洛基非常想甩手不干,金发大胸都是蠢蛋这句话果然没错。


“这可是巴基唯一一个差评,在你们小学生的感情观里这难道不是‘嘿,我恶作剧是为了引起你注意我其实喜欢你’的意思?”


史蒂夫哽了一下,突然回笼的理智让他把差点脱口而出的一句“巴基又不是你”咽了回去。


“所以我应该邀请他去店里坐坐,顺便尝一下新品小鹿蛋糕?”


“你怎么不干脆把新品做成他的脸呢?”洛基无语地瞪大了眼。


对面的金发大个子竟然真的认真思考了下,有些不好意思地抬手挠挠头:“我不太擅长做人形的翻糖蛋糕,但我会努力学一学。”


“……”洛基深深吸了口花了十二分力气克制自己不要拿小刀捅了对方,他赶苍蝇似得挥挥手把史蒂夫推过去,“巴基可不是那种纯情小蜜糖,强势一点,最起码你得对得起自己的个子和大胸!顺便告诉他一声我要找山姆去吃免费布丁了。”


来自心上人密友的肯定让史蒂夫振作了些,身上原本蔫掉的信息素气味都突然深沉火辣起来。


洛基在对方alpha气场全开的背影下满意勾唇一笑,再然后,他就看着手里和自己手机长得一模一样的空壳模型愣住了。


What the hell?!!!!他敏锐地感受到和巴基一般无二的不祥预感。


下一刻凛冽的白兰地信息素席卷而来,索尔从后方搭住了他的肩,平日里看起来正直又傻气的眼眸中风云翻涌。


“比起别人你今天的时间更应该属于我,”他将那支玫瑰插进洛基胸前的口袋中,成功用一个极危险的眼神染红了对方耳根,“情人节快乐, My King.”


------tbc





评论(18)

热度(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