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白兔糖

磕啥写啥

【盾冬/锤基 ABO】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下)

普通人设定,这篇里是甜蜜蜜的詹吧唧

上链接:http://wcmwylk.lofter.com/post/1dd1fdf8_12468aa4


--------------------------------------------------------------------------


05

如果说巴基那边的情况还勉强处在可控范围,此刻酒吧舞池中央的气氛已经完全等同于脱缰野马了。


在索尔凑上来掏出玫瑰的那一刻,海啸般的尖叫声就险些掀翻屋顶。洛基在“金发傻大个”熊熊燃烧着的目光中整个呆住,向来暗藏尖锐小刺的眸底露出些几乎可以称得上可爱的迷茫。


“你……”他无意识往后退了些,随即手臂上突然一紧被对方拉着撞进怀里。索尔单手捏着洛基下颚,另一手稳稳按在他被迫后仰而绷如琴弦的腰线上,缓缓用拇指在他薄唇上摩挲了下。


“又想不认账?”浓烈的白兰地信息素气息旋转沸腾,洛基无可克制地头晕目眩,像是陷入由迷蒙和慵懒构建而成的微醺中。周围兴奋的尖叫声一浪一浪簇拥过来,甚至有人开始一瓶瓶开香槟,华丽的装饰丝带和奶白酒沫飞溅而出,在顶灯下折射成绚烂夺目的琉璃金。


“认……什么?”洛基艰难地做了一个吞咽,他非常不想承认索尔此刻近在咫尺的嘴唇看起来辣爆了。


围观人群中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声“Kiss him”,立即有人响应了这声呼喊,闹哄哄的“kiss,kiss”一个接一个砸在两人心尖上……天,这场景该死地像是求婚现场,还是最狗血俗套的那种!


洛基浑身发烫,他简直想逃跑了。


被耍过无数次的索尔难得敏感地预知到了怀里人的小心思,然后加了些力道把这个撩完就跑的小混蛋牢牢嵌在了怀里。


被结实肌肉勒住一口气差点上不来的洛基不能置信地瞪大了眼,有些没法接受对方人设由“地主家傻儿子”到“霸道总裁”的突然转变。


“放开我,你想挨捅吗?!”他恼羞成怒地挣扎起来,但原本应该秒怂的索尔不但没松手,反而得寸进尺地在自己肖想已久的红唇上结结实实亲了一口,这一声响亮的令人面红耳赤,率先在这场“拉锯战”中得到“表白”的索尔仿佛一个胜券在握的王者,得意洋洋又光明正大地抱走了属于他的宝藏。


“For fairness, you are mine as well, Loki.”


一切都很和谐,除了一无所知的“宝藏”本人有些冲击过度……


如果不是惯有理性思维还颤巍巍连住了一线,洛基简直要以为自己方才那番以“强势一点勇敢上”为中心思想的话其实是说给索尔听了,不然这个蠢兮兮的金发大个子今天怎么超乎寻常的自信火辣?!


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也该死的对这种“直球攻击”毫无抵抗力,甚至比巴基还迅速地沦为了“小学生蠢蛋”。出门前才喷的抑制剂在这种热烈氛围中迅速失效,绿眼睛的“小毒蛇”头晕目眩双腿发软,被强有力的手臂撑着才勉强站稳,索尔如愿闻到了鼻端越来越浓郁缠绵的白葡萄酒香气,他用成倍强势起来的白兰地信息素将丝丝缕缕泄露出的甘甜团团围住,伸手将洛基整个打横抱起。


“哇哦!”四周爆发出嫉妒艳羡的浪潮,外围的alpha都看得出洛基快要进入诱导性发情了,眼中湿漉漉的水汽宛如突然开启的潘多拉魔盒,索尔稳稳抱着他劈开人群向门口走去,强壮alpha散发出的气场充满威压,将来自四面八方的艳羡目光和某些蠢蠢欲动全都压制到阴暗的角落缝隙里。


“我可没答应你!”洛基不甘心地哼了声,碧色眼眸中射出的光芒依旧凶巴巴的,但无可否认的是他对索尔接下来的行动产生了一股强烈的好奇……至少目前看来,比起和巴基的情人节霸王餐一日游,这个进展绝对更令他兴奋期待。


哦,巴基。他在被索尔塞进副驾驶并用安全带锁在座位上时还有余力分心想了下,按照这对纯情“小学生”的进展速度来看,说不准明天他才是两人之中更加没法见人的那个……



06

然而在洛基心目中仅仅停留在“校园纯爱”阶段的巴基和史蒂夫,此刻的状况也出乎意料地糟糕起来了。


巴基出门时穿的那套由洛基专门搭配好的小西装皱巴巴扔在地上,里层的白衬衫解开大半,露出的蜜色胸膛上染了些红酒液,深沉的暗红色正沿着他健康流畅的肌肉线条缓缓下滑,渐渐隐没在衣衫深处……


而事实上,这件事的起因异常纯洁——被史蒂夫用没法拒绝的深情目光邀请到店里后,紧张过度的“王子殿下”晕晕乎乎吃了一整把晶莹剔透的小熊状软糖。


等同样脑回路下线的史蒂夫发觉不对时,他用伏特加泡的小半罐“俄罗斯醉熊糖”已经快被吃光了,这种一颗抵得上好几瓶瓶酒的“罪恶甜食”彻底放倒了巴基,以至于他在被绅士地邀请共进一次烛光晚餐时在椅子腿上狠狠绊了一下,连带着半杯红酒一起倒进了史蒂夫怀里。


“……巴基,你感觉怎么样?”史蒂夫声音里像烧着一把火,他暗恋许久的人此刻双眼迷蒙地靠在他肩头,灰绿眸底满是雾蒙蒙的水气和笑意。刚才摔碎的杯子残片在他指尖划破了一道小小的伤口,觉得有些疼的人像喵咪一样抬起手,无意识地在血痕上轻轻舔了舔。


Oh gosh! 史蒂夫全身的细胞都起立叫嚣起来,他紧咬着牙把巴基手指攥进掌心,长长地深呼吸来平复推倒对方狠狠咬上他腺体的汹涌冲动,“别乱舔巴基,你等我一下,我去拿碘酒和创可贴。”


但醉到开始不讲理的人显然不愿意从周身好闻的白茶清香中脱离出来,他伸手拽住了史蒂夫领口翻了个身,直接跨坐在对方大腿上,甚至还得寸进尺地在alpha腺体附近蹭了蹭。


“史蒂夫,你真好闻。”浑身散发着甜蜜白桃气息的Omega满足地低低笑起来。


史蒂夫在这短短几秒内倒吸了好几口凉气,他发誓方才自己清晰地听到什么东西在身体里爆炸的轰鸣声。


“巴克,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他微微用力将黏在怀里的人拉开了些,用暗如深渊的眸光死死盯住对方,尽管巴基刚刚的反应已经足够他作出对方并不讨厌甚至也对自己有好感的判断,但这还不够,远远不够。


微苦的白茶气息一点点强势起来,形成一个危险又充满诱惑的漩涡,处在漩涡中心的人被强有力的手臂仰面禁锢在了沙发上,面色陀红地缓缓眨了眨眼。


这样迟钝又隐含信任的反应令alpha更加大胆地放任自己侵占领地,不远处地毯上的狼藉还没来得及处理,白桃味的小鹿蛋糕也没来得及上桌,摆在长桌中央的烛蕊也渐渐昏黄,但他心心念念的人正安静地躺在他双臂之间,唇角露出有点迷糊又发自内心的笑。


还有比现在更合适的告白时机吗?再也没有了!


“巴基你知道我心思的,对吗?”史蒂夫缓缓压下去抵住巴基鼻尖,低低的声线融入缠绵的信息素中,“店里的小鹿蛋糕限购1314块,这一季的新品甜点是白桃味的,下一季的也是,下下季还是……”


连耳根都红透了的Omega终于受不住地闭了闭眼睛,唇边的笑意一直蔓延到眼角。


“……那你的甜品店真的要倒闭了”


“不会倒闭的,”史蒂夫坏心眼地跟他磨了磨鼻尖,成功逼出了更多浓郁清甜的信息素气味,“我可是唯一一家能得到‘王子殿下’爱心差评的甜品店,然后我还可以出一款白桃味道的绿眼睛‘Bucky’蛋糕,只给看不卖。”


Gosh!!!这种调情似得双语从平时看起来严肃正直的人嘴里说出来的效果,真是要命!


于是谁还顾得上那句莫名其妙的“爱心差评”是什么意思,借着醉意分外勇敢起来的巴基猛地抬手搂住了自己alpha的脖颈,给了他一个结婚证钢印般结实坚定的吻。



07

“所以我什么时候跟你表白过?”洛基睁大了眼。


索尔卧室里已经天雷地火一触即发的气氛瞬间凝固了,一秒前还信心满满压着他的alpha石化了足足半分钟,才不能置信地伸手摸出手机给他看相册里足足截屏了几十张的“存证”。


“这你可没法抵赖。”


终于明白了前因后果的洛基简直想把沉甸甸压在自己身上的人一脚踹出银河系,亏他还以为对方突然开窍了,结果“傻儿子”人设切开还是“傻儿子”。


“你的肌肉练到脑子里去了吗!这明显是巴基那个小混蛋搞的鬼!”


“啊……”索尔愣了,空气中气势满满的白兰地信息素气味像被戳破的气球一样迅速萎靡下去,再次秒怂的人几乎是手忙脚乱地蹿了起来。


“洛基,我以为,我……”沮丧后悔到快要滴水的人无措地挠了挠头,随即被洛基凶神恶煞的目光盯得更矮半截,几乎是小心翼翼地伸手把刚刚解开的扣子又老老实实扣回去。


“我……去给你叫车送你回去?”


洛基目光如刀。


“那,你今晚先在我这里睡?”索尔抖抖索索,而面颊上还带着薄红的Omega已经开始磨牙了。


“我出去睡沙发!”索尔说着就想翻身起来,却被对方伸手一把勾住后脖颈狠狠抬腿磕在小腹上。


“额……”结结实实挨了一下的人痛苦皱眉,有些晕晕乎乎地听见一道磁性又火气满满的声线在耳边炸响。


“索尔奥丁森你简直蠢透了!你今晚要是敢走,就再也别指望我给你写差评!”


然而下一秒洛基就骂不出来了,因为那个被评价为“蠢透了”的alpha垂下头恶狠狠地咬住了他后颈的腺体,一瞬间刺破肌肤透入身体的信息素潮水令他彻底失神,完完全全被扯进情欲的海浪里。


终于露出伸手不见五指内里的alpha满足地舔了舔那一小块腺体上溢出的血痕,眯着眼笑了。


“这回可是你亲口说的,洛基。”



08

至于第二天“雷神酒吧”成倍暴涨的差评数量,以及“大盾甜品店”不久后立在橱窗最显眼位置的那个拒不出售让别人羡慕去吧的“王子殿下”白桃蛋糕,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

思密马塞最近三次元出了点事情,家里两位长辈都生病入院了,自己身体也状况也出了点问题,加上马上要开学以后更新速度会变慢一些,给所有红心蓝手关注和评论的小天使们旋转升天式笔芯!


评论(10)

热度(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