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白兔糖

磕啥写啥

【战肖】我在等风也等你(上)

人气歌手大明星萧战x 偷偷给他画图产粮的粉头画家肖赞

黑x白 年下设定 

我宣布今年Olay都是我爹了,呜呜呜Olay黑白战真的太好磕了!没想到我也有磕水仙磕到昏迷的一天!真香!!!

----------------------------------------------------------------------------

01

闹铃响到第三遍的时候忽然哑了,像被人气呼呼拍了一巴掌,不甘不愿地息了声。萧战听着屋里窸窸窣窣宛若冬眠小动物出洞的声音忍不住笑,将手里端着的两份早餐摆好了,防油外衫一脱,身上那点烟火气就被里面精致笔挺的黑杀光褪尽,再镀上层暖橘色晨光,连握在手里的刀叉都好看得很,赫然便是副原该生在鲜花掌声中的耀眼模样。


然后,这方油彩画报般的场景中就偷偷插进个不和谐因素,萧战眼也不抬,“啪”一下将那人每天都要偷袭自己三明治的手截停了,无奈看他:“先去洗漱。”


小画家顶着晨起满头柔软的乱毛,拿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无声控诉他——小气鬼,然后一转身就钻进浴室玩泡泡去了。


萧战:……


他有什么办法,他也很无奈,他的小画家好像天生就带着股矛盾又迷人的浪漫,前一秒抢他东西吃,跟三岁小朋友似得玩得满浴室都是泡泡,后一刻又架着他那副细细的金丝框眼镜在窗边拿起画笔来,安安静静地从晌午直坐到夜深,窗边路过的风柔柔缠在他指尖和白衬衫上,让人单是瞧着,心就软得很。


想着想着一个恍神,差点让人偷袭成功,萧战压着笑意,一本正经地瞪他:“别闹!”


适当还是得凶一凶,不然小孩儿要上房揭瓦了。


肖赞头发还湿漉漉的,捧着掌心里一汪奶白色身体乳,恶作剧的指尖来不及收,立马露出个甜蜜蜜的笑来,拒不认错,卖完萌就溜。


害!你看看这人,你说咋办?


战老师认命了,还认得颇有点明愁暗秀,捞起椅背上的外衫准备出门时,装作很平常地“嗳”了声,扔给对方一个颜值不佳的白色纸袋子,肖赞低头一瞧,霍!可不就是他眼馋很久却抢不到的勾线笔?还是签名限量版!


小孩儿眼睛都笑弯了,伸手给他比大拇指——战老师真棒,战老师了不起!


然后又跟他比加油:“战老师今天录音扎起!!”


这一笑搞得战大明星坐上保姆车的时候还有些恍神,不由自主又想起初见那一天——


 

02

严格来讲,他俩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绝算不上美好的,乌云压城又狂风暴雨的午后。


彼时萧战还是公司里一个连正式合约都没有的新人,分不到练习生宿舍,连上的培训课都得自掏腰包,大城市繁华地带的房租一天一个样,萧战辗转搬迁好几家,终于在租房网站看到一条热度很高却一直没招到的合租信息,位置很好,一百平出头的高层小公寓,安静整洁房租便宜,居然还包水电费!这条本该抢破头的合租至今高悬,大概是因为上面高亮加粗了一条:一切好商量,但求舍友会做饭能救救我的胃!


感情不是来招舍友的,是缺个兼职大厨?


萧战突然好奇心起,点进屋主个人资料看了看,发现这人竟然还是个画家,养了只黑白纹腿短短的小肥猫,挂出来的照片中有一张落日,绚烂的落日余晖下映着万家灯火,窗边架着一只画板,上面半幅水彩还没画完,但已经能看出浩瀚星空,在厚重却温暖的黑色上闪耀着,安宁又神秘。


莫名其妙地一瞬间,他被这幅画击中了。


然而商谈签合同时他这位画家舍友恰好出门写生找灵感,两人全程微信联络完全没见过面,直到他正式搬来快有两周,一个天气极差的午后,大门门锁忽然窸窸窣窣地响,通宵写歌刚睡下的萧战顶着满满起床气,一把拉开门。


小画家连退三步,让他黑着脸的新舍友吓得瞪圆了一双兔眼,两手拎着满满的零食,背着块有他半个人高的大画板,挂着单反,微微有点长的黑发被风吹得乱七八糟,不知是不是实在没手了,卫衣后的兜帽里居然还塞着只肥肥的猫。


——简直像只屯粮准备过冬的仓鼠。


萧战让他硬生生逗笑了,伸手一捞,把要勒断他脖子的猫抱了过来,侧身让开位置,礼貌地一点头道:“你好,我叫萧战。”


小画家像是被风吹掉线,或者干脆忘记了自己有舍友这回事,半天没回过神,直到进门放下东西一回头,看见那只傲娇又臭屁的胖坚果居然老老实实趴在人臂弯里,忍不住就噗嗤乐了。


“哈哈哈哈哈坚果居然能这么乖。”小孩儿笑弯了腰,露出的小兔牙又白又甜。他一面笑,一面抬手擦了汗,不小心把指尖上一点艳艳的红蹭到了嘴角,萧战目光不由自主往那点上落,然后后知后觉地发现对方唇下和自己相反的位置上竟也生着浅浅一点小痣,眼睛干净好看,比他画里的夜色还透亮几分。


“真是好巧喔,”他笑着说,“我叫肖赞。”


窗外轰隆一声,暴雨倾盆而下,却好像整个死气沉沉的午后都在这一刻活了过来。


 

03

稍微熟悉一点了,萧战才发现小画家居然还是个颇有名气的水彩风景画手大大,wb粉丝好几百万那种,比他这个三十六线歌手多得多。


莫名其妙地,他居然有点骄傲,心态仿佛发觉自家小孩儿隐藏技能的老母亲。


——这真是当厨师当出病来了。


再一次晚上失眠时,他不知哪根筋搭错,把小孩儿七八年发的好几千条动态翻到了底,越往下的笔触越稚嫩,看来现在惹得粉丝嗷嗷尖叫“神仙画画”的著名“坚果拔拔”也不是当世神童,画里一撇一捺,每一根线条,每一抹色彩,都是日日夜夜成百上千次的练习成就的,肖赞这人啊,虽然看着温和无害,像只毛茸茸的小兔子,骨子里却藏着一杆笔挺劲竹,为了自己热爱的东西,再难再苦也砥砺前行,绝不服输。


是真的很像,像是遇见了平行世界中的另一个自己。


仿佛辛酸苦辣都有共鸣,什么都不必说出口——大抵是越了解,越心动。


萧战微微翻了个身闭上眼,很疲惫却睡不着,他外形实力都很好,但一无背景二无人脉,这个圈子里最不缺的就是有实力没机遇的人,那还能怎么办呢?只能更努力,于是毫无无基础从头练舞,腿筋都是硬生生压开的,稍微放松下来,过度练习的疼痛就从每一个骨缝里叫嚣而上。


疼吗?当然疼,但咬咬牙,明天后天大后天……还是得练。


错过这次,可能,就再也没有可能了。


他叹了口气翻身起来,一个人悄悄去客厅拿冰袋敷腿,经过那人房间时却一愣驻足了,客厅的灯没开,暖黄色灯光和流淌的音乐一起从他窄窄的门缝下溢出来,调子温柔熟悉的很,是他最近刚写好,想用在不久后出道测评里的歌。


手机偷录的歌声有点失真,却仍旧温柔好听,萧战第一次直面自己的歌让别人单曲循环的场景,心头一阵柔软,鬼使神差就抬手敲了敲门。


里面瞬间人仰马翻,叮铃哐啷一阵响,好半天对方才探了头出来,摸着鼻头心虚笑道:“战老师,这么晚了还不睡啊。”


凭白涨了辈分的人倚着门瞧他,抬手帮人把脸颊上又沾上的一点浅蓝色抹了,眸中露出笑意来,“我有正经录好的demo,可以发给你听。”


小画家耳尖通红,捂脸哀叹:“哎呦,你干嘛拆穿我。”他说完反而理直气壮起来,连拖带拽把人拉到客厅沙发上坐下,很是兴奋地道:“快,手机掏出来,我传个图片给你!”


萧战拿他一点办法没有,乖乖照做,灰白加载圈转完后,屏幕上跃然而出一片清澈见底的蓝,像是夏日河边带着青草香气的风扑面而来,令人不由自主就深吸一口气。专注风景二十年的小画家头一次在画面中描出个人的侧影,站水天相交的尽头,影影绰绰,却足够美好耀眼,足够令人心动。


当然,也足够像他。


“画给你的,算是提前的出道礼物,”小画家笑得不好意思又有点小骄傲,“歌真的很好听,搞得我没忍住就画了,但我不太擅长画人,试了好几张,这幅最好……”


他剩下的话没能说完,因为萧战猛然伸手拉得他撞进了怀里,不由分说就低头吻了下来,小孩儿还是傻,竟还张嘴“嗳”了一声,结果领地瞬间全部失守,被人揽着腰,吻得唇瓣通红喘不上气来才堪堪放过,声线都哑了,眼底满是水雾地瞪他。


“……战老师,你是人吗?”


萧战不接话,又把人拉下来,仰起头正正吻上他唇下那颗小痣。


“好了好了好了,”他躲了躲,眼里止不住笑,却还是故作正经地假急,“这算什么?战老师您还来劲儿了?”


萧战缓缓闭了下眼,他眼角有点热,把人好好抱住了,才在人耳边低声开口。


“这首歌叫等风,”声线压下来竟像是在胸腔里共震似得,扰得人心跳疯狂失速,他一字一顿,认真地近乎有些虔诚地说——


“我想,我等到了。”


-----tbc


明天写小画家掉马,啊,搞战可真幸福!

求评啊大家!

————————-

下篇戳👇🏻

 http://wcmwylk.lofter.com/post/1dd1fdf8_1c6737f30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