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酿白兔糖

磕啥写啥

【战肖】我在等风也等你(下)

人气歌手大明星萧战x 偷偷给他画图产粮的粉头画家肖赞


黑x白 


年下设定 



-------------------------------------------------------------------------------------------------------



04


这幅画像是开启了什么神奇的幸运符,萧战顺利出道,虽说不上顺风顺水,但总也是踏上了向阳的一条路,第一首单曲,第一次舞台,小飞侠,应援色,乃至后援会,渐渐都越来越好起来。



直到有一天,小画家早起光着脚飞奔进客厅,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拿着手机兴奋地给他看,“哇哦战老师!你粉丝好多了,都超过我了!”他嚷着一转头,才发现对方今天造型异常具有冲击力,全梳上去的刘海露出完整脸部线条,精致锐利如雕琢刻画,直直撞进人眼底。



彩虹屁随口就来的小画家头脑卡壳,心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萧战噼里啪啦在手机上打字,还嫌他死得不彻底般一歪头,挑眉对他笑,然后抬手就给他揉成个鸡窝头。



肖赞:……



他好恨!这人就是故意的,看准了自己舍不得下手!!



肖赞一面作势要报仇雪恨,一面又有些好奇地探头看他屏幕,就见萧战转发了一个粉丝为他晚上首场见面会画的贺图。大抵是带着爱意画出来的,略微青涩也瑕不掩瑜——穿着干练深蓝西装的人在台上绚烂光影中闭眸轻唱,台下大片的红绵延,连成最为温暖纯粹的海。



他认认真真地翻牌:“@曼什么科什么康:谢谢这位小飞侠!我们晚上见,比枪!”



“哇哦,画的真好!”小画家夸张鼓掌,眼睁睁看着萧战长按那张图片保存到手机,然后赞同点头道:“真的很好,画风还有点像你。”



小画家耳垂通红,呵呵干笑:“别,我不会画人的,捧杀,捧杀!”



然后下一秒,他手机上弹出一条消息,接着一条又一条,疯狂震动起来……



萧战与他对视一眼,狐疑地发现小画家不知为何脸红到脖子根,抓着手机转头就跑。



“战老师,今天也要加油啊!”



——早安吻都不要了,就远远喊了声。






05



萧战结束录音出来时,天已经黑透了,节目助理坐在外面的沙发上等他,不知刷到什么有趣的东西,笑得都有点劈叉。



“今天辛苦了,”他招呼人收工,随口问了句,“看什么呢这么开心?。



节目助理知道他私下平易近人,也不跟他见外,哈哈大笑着把手机里一段视频拿给他看:“战老师啊,你那个画手粉头,就是ID叫曼什么科什么康,教程视频喜欢开海绵宝宝特效音那位,今天直播翻车啦,居然还是个珍稀男粉!”



男粉?这可难得得很!



萧战来了点兴趣,拖开把椅子坐下看视频——从第一次见面会被翻牌后,这位角虫粉时不时诈尸一次,上来就是张质量越来越高的原创板绘,从仙侠古风到欧美伯爵,从冷肃军人到魅惑魔尊,无不帅得一众肥虾嗷嗷转发,到了后来,连公司负责萧战的正牌造型化妆师都没忍住点了关注,偶尔翻翻借鉴点灵感。



而萧战也是看过他直播教程的,画得是真好,像是把神韵信手拈在指尖,色块起稿后寥寥几笔,形容就跃然纸上,灵气又真实——就是海绵宝宝特效音实在魔性了点,战老师笑点太低,看一次笑喷一次,实在撑不过五分钟。



小助理很有眼色,看他忍笑忍得辛苦抬手拉了拉进度条,直接拽到最后几十秒给他解围。



“从这听就可以了,最后一句话才翻的车,别说,本音还挺好听。”



视频里那人刚好画完,海绵宝宝的尾音得意又欢快地上翘,“好啦,一只新鲜的战老师就出炉啦!”这话说完,系统大约是被疯狂涌入的粉丝挤出了故障,海绵宝宝音被卡掉了,一把干净柔和的声线乍然漏出来,含着点笑意总结陈词道:“今天,依然是很喜欢战老师的一天,大家拜拜!”






06



像是在林间遇到一只纯白的鹿,心刚为它怦然皱缩,就一转头,跑得再也瞧不见了。



萧战把那句被电流卡到失真的话来回听了三遍,握着手机的指尖微微蜷曲起来,他缓缓地闭了下眼,再闭下眼。



鬼使神差地,他又想起小画家捏着手机落荒而逃的那个清晨。



“我不会画人的,”小孩儿手摇得飞起,铿锵有力地否认,“不像,捧杀!”



唉,咋办?他忽然就笑出了声。



小助理让他陡然间糖份过头的笑震得呆了三秒,嘴角忍不住跟着上扬,头晕眼花地问:“战老师这么高兴啊?”



萧战眼角一抹冷肃的红还没卸,整个人却笑得柔软下来,看得旁人都要化成一瓶清澈甜蜜又砰砰跳动的波子汽水。



真了不起啊我家小孩儿——哪怕以前没学过板绘没画过人像,哪怕开了小号从零开始,也还是一骑绝尘,让所有人都再次为他鼓掌尖叫。



萧战陡然起身,难得只匆匆跟人道了句再见,长腿一跨就往停车场跑。



仿佛回家这一小会儿的时间都变得致命了——



他忽然,很想很想见他。







07



厨房里滚着热热的一锅润喉雪梨汤,萧战进门时,清甜的香气在温暖室内飘得到处都是,肖赞正套着条超市赠品围裙,额发软垂下来,用水果刀跟一个白白胖胖的梨作斗争。



坚果巡视领地路过他,矜持地一抬爪,在他裤脚上蹭了蹭。



萧战拉着门,一秒前冲到胸膛涌至喉口的话在这片安宁里缓缓回落,化出轻薄柔软的一片云来。像是有什么神奇魔法似得,整个世界车水马龙的急迫感,这一刻都在他心里消失了。



他一俯身把坚果抱起,拯救了小赞可怜兮兮的居家裤。小画家耳根绯红,切梨切得目不转睛,状似不经意地问他:“战老师,你,你今天,应该忙得没空看手机吧?”



忙到脚不沾地的大明星拿坚果粉嫩嫩的肉垫撩他耳垂,把唇角克制不住的笑意藏好了,一本正经地点头:“恩,录歌录了一整天。”



“这是新专最后一首了吧?”肖赞悄悄松了口气,潇洒一转身,把那只不小心切成渣的梨安葬在加了冰糖的瓦罐里,眼底亮晶晶地道,“那是不是明年,你个人演唱会就能开起来了?”



“嗯。”萧战看着他笑。



小孩儿瞬间兴奋起来:“那种只属于你一个人的,能从头唱到尾的演唱会?”



“嗯。”



“有红海有礼花!还有好几万人的那种?”



哪有这么夸张啊?萧战心里无奈,却舍不得拆穿他,伸手抬起对方下巴来,在唇下的小痣上印上暖暖一个吻。



——没什么好害怕的,就像我的小画家一样,哪怕从零开始,也一步一步,堂堂正正地走,来日方长,总能走到的。




 


08



新加的水煮开了,顶的陶瓷盖“哐当哐当”响起来,坚果挣了挣,很识时务地跳出去跑了,把怀抱让给她的铲屎官。



两人气息纠缠间,萧战低低应了一声。



“嗯。”




 


---END




爽完啦,本来有点想开车,但我可能妈太久实在下不去手,就走初恋风吧!



最后嚎一句,战肖szd!!!超大声!!!



---------------------------

【万水千山总是情,留个评论行不行】


评论(8)

热度(33)